才一大早,難得阿傑這麼早起,坐在沙發上,看著偌大的客廳凌亂不堪、一片狼藉,心想是該有個傭人幫忙整理,前幾天阿傑接到母親電話,說是請了家裡以前司機老陳的太太淑芳過來幫傭,母親要阿傑待人客氣一點、要有禮貌,母親說了一大堆,阿傑似乎一句也沒聽進去。[……]

继续阅读

上篇我叫阿胜,今年廿五岁,仍是单身—族,有个女朋友叫阿杏,细我三岁,和她拍拖一年,衹限于牵手仔,连摸她三点也不准许,她思想比较保守,坚持婚前不与男朋友发生性行为,怕我摸到欲火焚身得寸进尺,她把持不住被我攻陷最后防线,所以我衹能眼看手勿动。[……]

继续阅读

二十七岁的少妇禹莎是个新婚不到半年的美娇娘,她原本是在一家外商公司担任英文秘书的工作,但在几个月嫁给了与她相恋两年的工程师梅盛,照理说她们两人是郎才女貌、人人称羡的一对,不过禹莎却几乎是在渡完蜜月以后,便过着形同守活寡的生活,因为她丈夫梅盛忽然被他的公司调派到中东地区去当主管,而当时中东正是战火频传的危险时刻,因此禹莎碍于规定不能和丈夫同行,只能万般无奈的留在台湾独守空闺,加上同住的公婆又不允许她再回去上班,所以禹莎只好赋闲在家,过着表面优哉游哉、但内心却越来越苦闷的新婚生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