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一)

  与诗佳见面过后已经快一个月了,自从经历了博圣与阿健那次体验(详情请

看《暴露玩出火》),我跟小纯之间又多了一次刺激的经验。最近跟小纯聊电话

的时间也忽然变得很少,因为我几乎把时间都用在与诗佳联络,虽然我跟诗佳每

晚都会互通电话,但是却一直没有机会约她出来,她总是用要陪明泽为理由拒绝

我。忽然有一晚我们在一段闲聊之后,我忍不住又开口约她了。

  光(我):「小佳,妳到底什么时候才愿意跟我单独见面呢?」

  诗佳:「唉唷!不是我不出去,只是明泽每次假日都会安排节目,我实在找

不出理由不陪他呢!」

  光(我):「那我不就都没机会了吗?」

  诗佳:「别这样嘛!其实人家也蛮想去找你的。」

  光(我):「那就答应我,出来陪我吧!」

  诗佳:「好咩!其实我本来打算过两天再跟你说的,这礼拜明泽说他有事不

能陪我,所以我这礼拜就有空啰!」

  光(我):「真的啊?太好了!妳很坏耶!也不早点说,一直吊我胃口。」

  诗佳:「呵呵!我也很期待啊!只是想等那天快到再跟你说,不然让你一直

期待会觉得时间很慢呢!」

  光(我):「还是小佳佳对我最好啰!都会为我着想!」

  诗佳:「小光别再灌我迷汤了啦!你这样都害我每晚都好想你喔!」

  光(我):「嘻!真的啊?亲爱的小佳佳都会想我啊?」

  诗佳:「嗯!每晚跟你聊电话都很舍不得挂呢!但是手机常讲我怕你会负担

太重,所以只好忍痛挂线啰!」

  光(我):「其实我也是很舍不得挂,跟小佳佳聊电话真的好愉快!每次挂

线我也都好想妳!」

  诗佳:「我知道这礼拜有时间可以跟你见面,我真的好高兴喔!我期待到每

晚都好难入睡喔!」

  光(我):「小佳佳这样不行喔!睡眠不足当心不美了!」

  诗佳:「讨厌!人家也不想这样啊!只是人家真的好想小光喔!」

  光(我):「好开心耶!美丽的小佳佳都会想我,不枉我每晚都好想妳!」

  诗佳:「听到小光这么说我也好开心!今天先聊到这喔!我怕聊太久电话费

真的会太多!等等我们用即时聊吧!」

  光(我):「好!那就这样啰!等等我敲你!先挂啰!掰掰∼∼」

  诗佳:「好!等你喔!掰掰∼∼」

  就这样我一直等待当天的到来。等待真是痛苦,每天抱着期待的心情过着,

整个人一直算着时间,迷迷糊糊有时都不知自己在做什么,真恨不得睡一觉醒来

就是假日了。

  就在那天即将来临的前晚,我手机忽然响起!我抱着开心的心情看了一眼,

咦?小纯怎会这时间打过来?我纳闷地接起了手机。

  光(我):「喂∼∼婆怎了?」

  小纯:「公耶!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你先答应我不能生气喔!」

  光(我):「什么?老实招出来!」

  小纯:「呜∼∼公不能生气,不然我不说了!」

  光(我):「呵呵∼∼知道啦!我有那么小气吗?小笨婆!」

  小纯:「吼∼∼又说我笨!哼!」

  光(我):「嘻!什么事妳说吧!我不会生气的。」

  小纯:「就是最近啊!明泽一直有偷偷跟我联络,我们那天跟阿健的事,他

知道了!」

  光(我):「这样喔?不奇怪吧!几个男人窝在一起应该多少都会聊到。妳

会介意喔?」

  小纯:「介意难免也是会,我怕他们会到处说呢!」

  光(我):「放心吧!这种事顶多是他们几个较好的朋友会提到而已。生活

中我们跟他们本来就很少相处,不会传到我们身边的人耳里的!」

  小纯:「我知道!所以我不会跟生活中认识的人,都是跟网友而已。」

  光(我):「那不就好啰!这也没什么啊!干嘛怕我生气?」

  小纯:「不是啦!因为明泽他……」

  光(我):「他约妳吗?」

  小纯:「嗯!我好几天前就答应他了!到今天才说,是因为不知该怎么对你

开口。」

  这时我终于明白!原来就是明泽约了小纯,难怪诗佳会说明泽他这个礼拜有

事,无意间也让我有了机会!冥冥之中原来早有了安排!巧合到让我一时间有点

反应不了。我犹豫了几秒的时间回想了整个情况,慢慢地才回神过来。

  光(我):「喔!原来是这样喔!那妳又要去享受啰?」

  小纯:「唉唷!公耶∼∼我知道你最好了!你会答应的对吧?」

  光(我):「呵∼∼妳说呢?」

  小纯:「最爱你了!我就知道公最好了!」

  光(我):「看妳高兴成这样!妳这大色女!老实说,有没有偷偷幻想过跟

明泽?」

  小纯:「嗯!其实喔!我跟明泽前阵子聊天都有用视讯网爱过了!」

  光(我):「哇!色女又被看光了喔!」

  小纯:「讨厌啦!其实是明泽先让我看的!」

  光(我):「嘿!果然是色女,还要明泽让妳看!老实说,他的大不大?」

  小纯:「还好耶!比公的小。」

  光(我):「比我小妳还会有兴趣喔?应该不是吧?」

  小纯:「真的啦!他真的比公小!只是跟他网爱时人家都好湿,所以才会想

跟他试试。」

  光(我):「是喔?婆都很湿喔!」

  小纯:「嗯!他都要我把小穴穴贴近给他看,他边看边打字,还一直夸人家

的穴穴好美,把人家夸到好舒服!」

  光(我):「呵呵!被你说到我都硬了!你们的对话应该很淫荡吧?」

  小纯:「对啊!明泽蛮敢说的!他都把人家的小穴穴叫『机掰』,还说他的

『懒叫』想干破我的『机掰』!」

  光(我):「哈!原来妳喜欢被这样形容喔?」

  小纯:「哪有!只是人家没被这样羞辱过,感觉很特别嘛!」

  光(我):「羞辱?只是形容方式不同而已吧!那怎算羞辱?」

  小纯:「不是这样!他都叫人家……破麻!」

  光(我):「哈哈!原来是这样喔!他说过哪一句话让妳觉得最兴奋的?」

  小纯:「讨厌啦!我不敢说。」

  光(我):「快点说!我蛮想知道的。」

  小纯:「他说蛮多的都是我没被说过的!」

  光(我):「例如呢?说来听听,我现在超硬的!」

  小纯:「例如他会说:『破麻的机掰很欠干吧?』还要人家自己说『我是破

麻』,我要被他的懒叫干!」

  光(我):「呵呵!还有什么呢?」

  小纯:「还有他说想舔看看我的机掰!他说这么美的机掰舔起来一定很香!

我机掰流出来的水一定很好喝。」

  光(我):「看不出来明泽会这样说!真是『电电吃三碗公』!」(台语意

思可以说成深藏不露)

  小纯:「对啊!我看他蛮斯文的,想不到会说出这么淫荡的话!还一直说我

去找他,他一定要干破我的机掰!他说我的机掰看起来就是很好干!」

  光(我):「呵呵!蛮想听听到时候你们的对话是怎样的。」

  小纯:「是喔?不要啦!他说的话都好粗,人家不想让你听到我被羞辱的话

啦!」

  光(我):「是喔?看看吧!反正明泽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事!如果我打给

妳,妳要接喔!」

  小纯:「真的要喔?好难为情呢!」

  光(我):「不管!难道妳又想自己享受喔?」

  小纯:「好啦!谁叫我自己忍不住想跟他呢!」

  光(我):「最爱妳了!那妳今天好好休息吧!先不聊啰!」

  小纯:「嗯!那就这样了。掰掰!」

  光(我):「掰掰!」

  挂上电话之后,我忍着下体的肿胀,独自躺在床上想着,真的这么巧?该说

是巧合吗?我们两对情侣,就这样在没有约定的情况下互换了。虽然我不知诗佳

是否愿意给我,但是至少我跟她还能有一个美好的约会,约会的同时还知道自己

女友的淫穴正被身边这女孩的男友享受着!

  想到这,我内心更期待了!越想内心越是兴奋,下体也是一直持续肿胀着,

虽然很想边幻想边解决一次,但是又怕事后万一诗佳愿意给我,所以我只有忍住

了,满脑子都在预想隔天到底会发生哪些事,就这样躺到不知何时才入睡。

  一到隔天清晨还不到七点,电话响起了,是小纯!我接起了电话。

  光(我):「喂∼∼婆喔?」

  小纯:「嗯!公还在睡吗?我准备要出发了喔!」

  光(我):「嗯!这么早喔!有那么急吗?」

  小纯:「没有啦!明泽他一早就打电话来,说他快到了,要我准备好。」

  光(我):「喔!原来是明泽在急喔?我还以为妳这大色女忍不住了呢!」

  小纯:「吼∼∼我才不会呢!」

  光(我):「呵呵!老婆应该还是穿短裙吧?」

  小纯:「嗯!我穿上次我们去买的那件黑色迷你裙,配一件黑色露背低胸小

可爱。因为背都是空的,穿内衣后面看起来会怪怪的,所以没穿内衣。」

  光(我):「这么敢喔?自己不穿内衣出门!该不会连下面也没穿吧?」

  小纯:「有啦!人家才没那么敢呢!公不在身边还到处露,万一被坏人盯上

就惨了!」

  光(我):「呵呵!又没差,反正迟早要被明泽扒光的!」

  小纯:「你……」

  光(我):「嘿嘿!妳去忙吧!我再小睡一下,晚点也要出门了。」

  小纯:「喔!公要出去喔?要去哪里?」

  光(我):「等妳回来我再跟妳说。」

  小纯:「哼!一定又约狐狸精了!」

  光(我):「嘻!当然啰!总不能只有妳在享受吧!」

  小纯:「好啦!那你玩得开心点,我要出门啰!」

  光(我):「好!路上小心!掰啰!」

  小纯:「掰∼∼」

  就这样小纯就先被明泽给带出去啰!可能太过兴奋了,我一直无法再入睡,

于是便起来打扮打扮,准备出发去接诗佳。路上我拨了电话与诗佳联络上之后,

便约好接她的地点。到达时大约已快十点了,我似乎又早到了,于是独自站在车

外等着。

  没多久,一个体态优雅、极有气质的美女缓缓走来,我顿时眼睛一亮!不是

吧?跟上次见面时的穿着简直天壤之别!这次的穿着好耀眼,那身打扮,走在路

上如果没看她一眼的,那他绝对不是男人!远远看去感觉那只是件纯白色的无肩

连身洋装短裙,当她走近时我才发现,是件薄纱的,由于她穿白色的蕾丝内衣,

所以不仔细看,还真不知道那件洋装这么透明!

  下半身可能有内里,所以看不太进去,但是她修长的美腿却完全显露在我眼

前;可能因为她的腿太过修长,所以显得她穿得相当短。当她走近时,我因为看

傻眼了,一时都还反应不过来。

  诗佳:「小光∼∼你瞧你都看傻了!喜欢吗?」(忽然勾住了我的手,将她

丰满的胸部贴着我说道。)

  光(我):「好美喔!这次穿着真大胆呢!」

  诗佳:「嘻∼∼我就知道小光会喜欢!这件是上礼拜明泽带我去买的,人家

还是第一次穿呢!」

  光(我):「原来是明泽陪妳买的喔?穿在妳身上真是好看!」

  诗佳:「小光喜欢就好!」(忽然在我脸颊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光(我):「呵!忽然变大胆了喔!是因为明泽不在吗?」(对她的突来举

动,我稍微显现得有点羞涩。)

  诗佳:「嘻!会害羞喔?小光真好玩!今天别提他(明泽)了,就只有你跟

我而已!我今天只属于你!」(将头依在我的手臂上)

  光(我):「好∼∼那先上车吧!到车里再研究要去哪。」

  诗佳:「那走吧!」(依然挽着我的手说道)

  上车后她静静坐在副驾驶座,我忍不住直望着她的美腿,那诱人修长的腿!

细嫩的皮肤,看得我心里小鹿乱撞,刹时间身体跟着热了起来,下体也渐渐起了

反应!脑海里开始浮现不规矩的想法,双手忍不住一直想往视线的那端伸出去。

忽然间我被她低沈的声音给唤醒了!

  诗佳:「色小光!你依然还是那么色!」(稍微将短裙往上撩了一点)

  光(我):「再高点!就快看到了!」(眼珠子几乎快掉出来)

  诗佳:「色狼!」(忽然又将裙子拉下)

  光(我):「小佳佳∼∼让我看一下嘛!」(将手伸到她大腿上,慢慢往她

私处滑进去,欲撩起她的裙底。)

  诗佳:「啊∼∼不可以!!!!」(发出超高分贝的叫声)

                (二)

  我并没因为她的喊叫而停止,依然将魔爪往她裙里侵略进去,虽然她双手用

力抓着我,企图摆脱我的魔爪,但是依然阻止不了。就这样在她挣扎的情况下,

我的手渐渐地顶到了她的穴口,然后我用手指隔着内裤在她的穴口上下滑动着,

几下抚摸之后,诗佳逐渐忍受不住开始呻吟了起来。

  诗佳那低沈的呻吟声,令我的欲火更加高涨了,我实在想像不到如此有气质

的美女,发出的呻吟是如此的美妙!低沈但是却很有磁性,跟小纯的叫声完全不

同。我越听,手指滑动的速度就越快,开始由上下缓缓转为画圈,指尖也渐渐感

觉到她穴口开始灼热,温热中还带着湿黏,想不到她这么快就湿了!

  就在我开始想从她内裤边缘深入的同时,她忽然用微弱的声音,边呻吟边说

道:「啊……啊……光……不要……求求你!」

  光(我):「佳不想吗?妳开始湿了呢!」

  诗佳:「我会……想,但……不要好吗?」

  光(我):「为什么?」

  诗佳:「人家没……心理准备。光这么……突然……我好怕!」

  光(我):「是喔?佳别怕,光会疼妳的!」

  诗佳:「光,求求你!快停手……好吗?」(眼神中忽然带着泪光盯着我)

  光(我):「佳真的不要喔?」(看到她的泪光,我忽然停手了)

  诗佳:「光,给我点时间好吗?我对你很有感觉,不想就这样跟光结束!」

(紧抓着裙底说着)

  光(我):「我明白了!佳,对不起呢!妳别生我的气喔!」

  诗佳:「我不会生你的气,我知道小光的需要,我会尽力满足你的!」

  光(我):「真的吗?小佳佳对我最好啰!」

  诗佳:「你瞧你,又开始满脑子坏思想了,全都写在脸上了!」

  光(我):「嘻!那小佳佳想怎样满足我呢?」

  诗佳:「真是完全拿你没办法耶!那就满足你一下好啰!」(忽然把短裙往

上掀起)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得有点失望,如果身边的人是小纯,里面当然一定是

没穿!当我看到诗佳裙里的白色蕾丝边内裤时,我脸上不知不觉显露出了失望的

表情。可能我已习惯与小纯平时的生活模式,身边的人忽然变得保守,我的欲火

忽然渐渐熄灭,内心的兴奋程度也稍微平息了。

  不过我还是掩饰着失望的说道:「哇!好性感喔!白色蕾丝边的内裤,跟内

衣是配套的吧?」

  诗佳:「嗯!人家为了今天特地跑去买的,连明泽都不知道喔!」

  光(我):「真的啊?不过应该不用这么麻烦啦!」

  诗佳:「怎么说呢?光不喜欢喔?」

  光(我):「嘿嘿!我觉得呢,不要穿就好啰!何必特意去买呢?妳看,妳

内裤有点湿了呢!」

  诗佳:「讨厌!人家才不像小纯这么敢,今天穿这样已经是我极限了呢!」

  光(我):「是喔?真可惜呢!」(脸上显露出失望的表情)

  诗佳:「光,别这样嘛!看你这么失望,我会难过耶!」

  光(我):「不会啦!我没失望啊!」(忽然觉得自己好假)

  诗佳:「还说没有?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很失望!」

  光(我):「呵呵!还好啦!只觉得小佳佳真的蛮保守的呢!」

  诗佳:「唉唷!真是的,为了小光,我就再一次挑战极限好了。」(将手伸

进裙里,缓缓地将内裤褪至膝盖)

  光(我):「太好了!!」(瞪大双眼一直往裙里盯着)

  诗佳:「色狼!不准看!把头转过去。」

  光(我):「别这样嘛!让我看一下咩!」

  诗佳望着我看了一下,忽然将右脚擡起,将膝盖上的蕾丝内裤缓缓褪去,我

眼前呈现的,除了她那美丽修长的美腿,还有刚才被我抚摸而稍微湿润的粉嫩美

穴!

  她的穴好美,从我这角度望去,她的小穴呈现的是一条缝隙而已,阴唇颜色

看起来还很粉浅,丝毫没有多少黑色素沈淀的痕迹;阴毛非常的细短,可以说根

本就是少女的嫩穴!跟小纯相较之下,小纯的颜色就深黑多了,她穴口还稍微有

点湿润,看得让我很想用舌头细细品尝看看!

  忽然间我下体又急速的肿胀起来,这时我似乎稍微的失去了理智,没顾及到

礼节的脱口说出了淫语。

  光(我):「佳的小穴穴好美喔!好想帮佳舔呢!」

  诗佳:「讨厌!大色光你怎一直盯着人家那里看?」(忽然将短裙拉下)

  光(我):「啊!小佳再露一下嘛,我还想看呢!」(还不满足的盯着她的

短裙)

  诗佳:「好了呢!看够了,该出发啰!今天人家整天都是小光的,有的是机

会啊!」

  光(我):「好吧!那先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吧!」

  诗佳:「嗯,我知道附近有家店气氛不错,我们去那吧!」

  光(我):「那小佳要带路喔!」

  就在诗佳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她说的那家店。进入店内,我忙着注意四周

的人的眼神,看着他们把目光都集中在诗佳身上,我内心真是兴奋,有时还真想

偷偷把她的短裙捞起,让所有人都可以欣赏一下她那粉嫩的美穴!

  在我忙着观察所有人的同时,诗佳自己对店员开口要求说要包厢。我觉得有

点可惜,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可是暴露诗佳美丽嫩穴的好机会呢!但我并没有

阻止,因为这也可能是我的机会!我一想到等下或许可以在包厢内再次欣赏到诗

佳的嫩穴,甚至可以用我坚硬的肉棒进入她的嫩穴内使劲抽插,我便放弃了暴露

她的念头,慢慢地跟着店员往包厢走去。

  我们在一间和室包厢内对坐着闲聊了许久,我一直找不到机会对诗佳出手,

忽然诗佳正经了起来的说道:「光∼∼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但是都不知该怎

开口,但我还是很想知道,你老实跟我说喔!」

  光(我):「佳怎么了?怎么忽然这么正经呢?有什么事妳问吧!」

  诗佳:「就是……我们去找你跟小纯那天,后来我跟明泽不是先走了?」

  光(我):「嗯。」

  诗佳:「听博圣跟阿健说,他们那天跟小纯……」

  光(我):「嗯!」

  诗佳:「听说你也在场,是真的吗?」

  光(我):「嗯!」

  诗佳:「到底怎样?你不要一直嗯。」

  光(我):「嗯……是真的!」

  想不到这件事连诗佳也知道!到底是谁说出口的呢?我脑筋一片空白,一直

找不出话题转移,就这样静静的等他把问题问完。

  诗佳知道这件事实之后她会有什么反应呢?我开始担心起来。她会转头就走

吗?或是痛骂我一顿呢?还是会狠狠甩我一耳光?我越想越害怕,只能坐着等待

她的审判。

  两人就这样沈默了好一会儿,忽然诗佳起身走至我身边之后便坐了下来,然

后勾住了我的右手双眼盯着我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以跟我说吗?那是什

么感觉?」

  光(我):「佳不生气吗?」

  诗佳:「老实说,其实我也曾经背着明泽跟别人……」

  光(我):「真想不到呢!佳也偷吃过喔?」

  诗佳:「人家也是有需要的,有时也会幻想跟别人,就像那天我跟小光讲电

话时……」(双眼依然一直看着我)

  光(我):「讲电话时?妳说我们有聊到色色的那天吗?」

  诗佳:「嗯!那天人家忍不住就好想听着小光的声音慰慰喔!」

  光(我):「真的喔?难怪那天妳说话怪怪的。佳怎不跟我说呢?」

  诗佳:「因为我不想就这样被小光讨厌。」

  光(我):「我才不会呢!知道小佳会幻想跟我,我好开心喔!其实我也是

有过呢,我也是怕妳讨厌我,所以都没说!」

  诗佳:「真的吗?」(忽然闭起双眼)

  我看着诗佳美丽的神情,一时激动下忍不住就吻她了!这一吻很深,从她嘴

里湿润的舌头,我感受到她接受我这一吻。就这样两人的舌头相互在对方的嘴里

交缠着,我忍不住就闭上了双眼,当我睁开眼时才发现,她美丽的双眼已经盯着

我看了。

  我缓缓地退开了我的双唇,伸起右手环抱着她细致的小腰,就这样抱着她说

起当天的经过。描述时我的手依然还是那么不规矩,我轻轻抚摸着诗佳身上的每

一处,渐渐地便开始往她细嫩的腿部侵略,上下前后的抚弄着,她只是望着我,

静静的听我说。

  我见她没作反应,便开始缓缓地往裙里伸进去,就在指尖抵达她的嫩穴时,

可以感觉到她粉嫩的穴口已经彻底被淫水给沾湿了!她忽然闭起双眼、紧咬着牙

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便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声音为常微弱。

  我边摸边描述着,用手指将她流出的淫液一直涂抹在那阴唇上,使她粉嫩的

阴唇更加滑润。慢慢地我将中指往她肉缝中抵进去,从指尖的触感,我可以感觉

到除了灼热还有紧实!我心想,这样紧的嫩穴应该不容易进入,于是便更加激烈

且快速地转动着手指,随着转动的加快,她发出的呻吟也更加急促,但声音依然

还是那么微弱。

  最后我忍不住用左手掀起那碍眼的短裙,眼前看见的是她那被淫液彻底涂抹

得极湿的嫩穴,为了看得更仔细,我用食指跟中指将她的阴唇往湿穴两侧拨开。

真是太美了!美到我无法形容,这还是我第一次真实见过这么美的美穴,这种美

穴我敢说只能在少女的身上才能见到,真不敢相信我能亲眼目睹!

  就在描述完整个经过后,我开口问:「佳∼∼舒服吗?」

  诗佳:「好……好舒服!光∼∼不要……再逗了……好吗?」

  光(我):「为什么?佳不喜欢吗?」

  诗佳:「不是!我喜欢……被光摸,但是……这里不行呢!」

  光(我):「那我们换地方好不好?」

  诗佳:「好,我们走吧!」

  就这样,我们暂时忍住体内的欲火离开了那家店。离开时已经是中午快一点

了,由于我很少在白天寻找寻欢地点,所以一直找不到什么地方能去,最后还是

靠诗佳的指引,才来到一家感觉不错的饭店。

  进入房间后,我依然抱着诗佳聊着彼此的性事,聊着聊着我忽然想到小纯与

明泽,不知他们进展得如何?是否已经开始激战了呢?我越想越是兴奋,便忍不

住问诗佳。

  光(我):「佳∼∼我想问妳喔!妳知道明泽今天去哪里吗?」

  诗佳:「嗯,其实他有跟我说了,说要去找小纯。」

  光(我):「原来妳已知道了。妳接受喔?」

  诗佳:「嗯,就像你跟小纯一样,所以他跟我说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而且

我也蛮希望他多跟别人尝试看看。」

  光(我):「是喔?原来佳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诗佳:「嗯,就像上次我跟明泽爱爱时,他说要把我当小纯,做的时候一直

叫人家小纯,那种感觉蛮奇妙的。」

  光(我):「呵呵!原来小佳佳扮过小纯喔!小佳佳扮起来一定很性感!」

  诗佳:「讨厌!你真坏!」

  光(我):「那妳知道他们会去哪里吗?」

  诗佳:「如果没意外,他们应该是去明泽那边了吧!」

  光(我):「明泽那边?他自己住吗?」

  诗佳:「不是,明泽他跟家人住,只不过他在外面有租一间套房,平时我们

都是约在那边。」

  光(我):「哇!真想不到呢!」

  诗佳:「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其实是因为我家里管得蛮严的,只要我跟男

生出去,家人都不准我太晚回家。」

  光(我):「既然这样,那怎会租套房呢?」

  诗佳:「以前明泽想要时都会带我来这,因为白天老是来这里感觉好怪,后

来他为了方便才会……」

  光(我):「呵呵!原来这里是妳跟明泽常来的地方喔!难怪妳会说要来这

里。」

  诗佳:「不要笑人家啦!这里也是明泽先带我来我才知道的。」

  这时我心里忽然浮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如果让诗佳也听到明泽与小纯的对

话,不知她会有怎样的反应呢?越想我越是好奇,于是便做了决定,决定趁这机

会说服诗佳看看。

  光(我):「不知小纯跟明泽现在怎样了?」

  诗佳:「不知道呢!你跟人家在一起还一直想着小纯,真让人羡慕小纯!」

  光(我):「没有啦!我只是好奇他们的情况而已,小佳佳别吃醋喔!」

  诗佳:「不要!我就是吃醋!谁叫你对小纯这么好!」

  光(我):「嘻!小佳佳真可爱!亲一个!要乖喔!」

  诗佳:「嗯,佳很乖!」

  光(我):「我打电话给小纯,问问他们现在怎样好了。」

  诗佳:「不行啦!不能让明泽知道我跟你再一起,他一定不会原谅我的!」

  光(我):「不会啦!我不跟他说就好啰,难道妳不想知道他们怎样了?」

  诗佳:「是蛮好奇的,但是我好怕喔!」

  光(我):「不要怕喔!光最疼妳了,不会害妳的。」

  诗佳:「喔!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喔!」

  光(我):「好∼∼佳别出声喔!我打过去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