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第八章书中自有颜如玉

  我知道珍姐已经兴奋,便将她短裤脱下,同时自己也很快脱了个精光。

  珍姐的身材非常好,纤细的柳腰配着高耸的玉乳、浑圆的大腿,曲线玲珑,

凹凸有致,肌肤腻滑、白皙娇嫩……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简直是一具精美的艺术

品,令人兴奋得致极。特别是大腿根部衬着茸茸的黑毛,使得阴部格外凸现……

更是令人欲火高炽、血脉贲张。

  我已情欲高涨,此刻只想早点将胀痛的小弟弟送入温柔乡,因此无暇欣赏珍

姐的美妙胴体了。我分开珍姐双腿,但见阴户(从书上我知道小穴的书名)四周

已洪水泛滥,阴毛上亦粘上了「水珠」。珍姐阴户特别丰满,犹如两个新蒸的馒

头,又不是小弟弟胀得十分难受,我真想亲一亲(那时尚不知道什么口交)。

  也许是因为阴户两侧十分肥大,以至密穴入口显得十分窄小。当我将阴户分

开,将怒胀的肉棒对准水淋淋的密穴入口时,珍姐又是全身一颤,接着小声说︰

「轻一点。」

  听珍姐这么一说,我心中更加兴奋,显然珍姐是第一次与男人亲热。女人第

一次会有些痛,我自然不会粗鲁。我一边点头,一边说︰「我会的。」同时慢慢

将肉棒往密穴里推入。

  虽然小穴已十分湿润,但仍很紧窄,才推入一小半,珍姐已在轻声呼痛了。

原来鸡巴头已顶上珍姐的处女膜(从书上我才知道,以前冲破的那道阻碍小弟弟

进入的障碍叫处女膜)。

  「珍姐,书上说,女人第一次会有点痛,但很快就会过去。」于是一边安慰

珍姐,一边用力将饥渴致极的小弟弟往里推入。其实不用书上,我早已知道了,

这么说只是不让珍姐怀疑而已。

  「啊!」尽管珍姐极力忍耐,但当小弟弟冲破难关进入体内时,还是发出了

一声痛呼。

  珍姐穴内的温度似乎比阿珠她们要高,而且水也要多,小弟弟沉浸其中特别

舒爽。而且很快又发现,珍姐的穴与阿珠和小秀的又有不同,她的穴比较深,以

至我的下部可以与她的阴户紧密相贴,穴的里外似乎一般大小,将我的小弟弟整

个包得紧紧的。

  我让小弟弟在阴道中停留了一会,待珍姐适应了,才慢慢抽动。但珍姐仍小

声嘱咐︰「你轻一点。」

  如此可爱的珍姐,我自然不会让她失望,于是指挥小弟弟在她那紧窄的小穴

里轻出慢入……

  但是没过多久,珍姐便说︰「可以快些了。」

  「不痛了?」

  珍姐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搂住了我的后背,这方面珍姐比阿珠小秀要敏感。

  珍姐已领略到性爱的滋味,想向更高更深的境界迈进,我不再犹豫,开始加

快抽插速度,大起大落地冲刺起来……不一会,珍姐的身子便扭动起来,同时发

出诱人的「嗯」、「唔」声。我知道珍姐快进入高潮了,更加大了冲击的力度。

这样一来,珍姐很快便发出消魂的呻呤,同时高举起双腿,拚命迎接我的冲刺。

  但是,珍姐毕竟是初次尝试男欢女爱的滋味,很快便被我征服了。不过,当

珍姐瘫软下来时,我也达到了极乐的顶点。

  当小弟弟从珍姐体内滑出时,我才意识到已将可能造成后患的生命精华注入

了珍姐体内,心中不由惶恐,万一珍姐怀孕怎么办?「珍姐……」看着正沉浸在

雨露滋润的幸福喜悦中的珍姐,我又不知如何开口,最后只有怔怔地望着她。

  珍姐睁开朦胧睡眼,见我正看着她,不禁又娇羞地闭上了眼睛。

  见到珍姐初承雨露的可爱模样,那烦恼的怀孕之事顿时被抛到九霄云外。我

兴奋地轻吻珍姐的面颊,说︰「珍姐,你好漂亮。」

  「你好坏。」

  「我怎么坏?」

  「你若不来,不看那本书,就不会……」

  「珍姐,你看了那本书,难道不想?」

  「不想。」

  「那刚才你……」

  「不说了。下来吧,我被你压得好麻的了。」

  我恋恋不舍地从珍姐温软的胴体上下来,感慨地说︰「睡在你身上好舒服,

真舍不得下来。」

  「还说,我都被你压痛了。」

  「还说,我都被你压痛了。特别是刚才……」

  「刚才怎么样?」我躺在珍姐身边,摸着依旧坚挺的乳房,温声说。

  「那么用力……」

  「难道不喜欢?」

  「谁喜欢?」

  「那最后你说好舒服,而且还紧紧抱着我,叫我用力?」

  「你……」

  我怕珍姐太过难堪,改变话题说︰「珍姐,真的,我没想到,做爱竟是这般

舒服、美妙。」

  「你还说,刚才弄的我好痛……」珍姐娇嗔地说。听声音就知道,她心里是

很舒服的。

  「女人第一次都会感到痛。好在我的阴茎不大,若是像书上说的有8寸长,

龟头有鸡蛋那么大,你肯定更痛。」

  「你的东西也不小。」

  「毕竟还是小很多,我的最多只有五寸长。」

  「你年纪这么小,东西怎么这么大了?」

  「我也不知道。」

  「你以前有没有与别的女孩子做过?」

  「我这么小,怎么会?刚才若不是看了书,还不知道怎么来。」假装纯清地

说。这样以后即使有什么后果,我也可以推得干净。

  「穿衣服吧,等会妈进来就完了。」珍姐一边说,一边勉强地坐起来,当看

到我那已经萎缩的小弟弟时,不禁惊疑地说︰「它现在怎么变的这么小了?」

  「刚才辛苦了,现在想休息。」

  「你们男人真的好奇怪。」珍姐好奇地伸手托起我那已经缩萎得小弟弟说。

  「珍姐,你别摸它,否则它又会起来。」

  珍姐一听,反而把它抓住了,说︰「我要看它硬起来是什么样子。」

  「它大起来又会想要你。」

  「你……」珍姐一听,把手松开了。但是晚了,小弟弟开始抬头了。

  我也没有想到,今天小弟弟竟恢复得这么快,不由抓住珍姐的手,摸着我那

渐渐胀大的小弟弟,说︰「珍姐,你看它又想要你了。」

  珍姐惊异地看着正徐徐挺立的小弟弟说︰「这么快就开始胀大了?」

  「因为它喜欢你。」

  「你……」

  「你不是想看看它硬起来的样子?现在你就好好看看吧。」我一边说,一边

将已经勃起的小弟弟放在她那温软的小手中,让她握住。

  「丑死了……」珍姐低头说,但没有将手松开。

  「很丑?」

  「没想到你年纪这么小,东西竟这么大。」珍姐避开话题,感叹地说。

  「你喜不喜欢?」

  「不喜欢!」

  「可是它很喜欢你,你看,现在它又想要你了,怎么办?」

  「……」

  我伸手又将珍姐搂入怀中,说︰「珍姐,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珍姐只挣扎了一下,便温顺地倒在我怀里,温软的小手仍握着我那生气勃勃

的小弟弟。

  「我那里现在还有些痛。」珍姐有些犹豫。

  「第一次会有些痛,第二次就不会痛了。好姐姐,我们再来一次吧?这次我

会让你很舒服的。」我一边说,一边并用嘴将她的嘴堵上。

  珍姐没有再拒绝,相反伸出另一只空闲的手搂住我的脖子,张开樱唇,迎接

我的亲吻……当我将珍姐压倒在床上时,她已经是娇喘吁吁了。

  这一次珍姐很主动,我们刚倒到床上,便伸手握住了小弟弟,引导它往桃源

密洞进发,直到小弟弟进入洪水泛滥的密洞,才松开手来。小弟弟完全进入后,

我没有立即抽动,而是温柔地搂着珍姐的脖子说︰「珍姐,这次还痛吗?」

  「一点点,没事的,你动吧。」也许是我的温柔感动了珍姐,她反过来体贴

地说。接着将手覆在我背上,轻轻地抚摩着。

  我一边抽动阴茎,一边亲吻珍姐的脸颊、耳垂,并轻轻地说︰「珍姐,真的

好舒服,你的身体是这么温软,胸脯这么有弹性,下面是那么温暖,我真想这样

一辈子不下来。」

  珍姐紧搂着我,没有说话,但是用诱人的「嗯」、「喔」声回应着。

  为了让珍姐更充份享受到性交的乐趣,这次我采取长抽深入,慢出快进的方

法,让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小弟弟在她体内的运动,每一次到底后,不急于抽出,

要使劲抵着阴户「研磨」一下,才慢慢抽出。当然我自己也想好好体味一下,小

弟弟在珍姐体内与阿珠、小秀她们体内的区别。

  这样竟弯打正着,敏感的珍姐很快便兴奋起来,紧紧搂着我的后背,并使劲

挺动下体迎接我的冲刺,同时口里喃喃地叫着︰「……就这样……用力……好舒

服……再用力……」

  珍姐的叫唤令小弟弟更加兴奋,更加强壮无比,更加斗志昂扬,虽然仍是长

出直入,但冲刺的速度和力度加大了,研磨的时间也加长了……这样很快便将珍

姐送到了快乐的顶峰。

  当珍姐从瘫软下来时,我的小弟弟仍旧坚硬如铁,毫无发泄意图。为了让小

弟弟尽快泄出,我只有加快速度……

  过了一会,珍姐气喘吁吁地说︰「小弟,你还没完?」

  「还要一会。」

  「我……不行了。」

  珍姐这么一说,我只有放慢抽插速度,说︰「我出来?」

  「没关系,这样在里面也很舒服,只不要太快了……」

  为了让珍姐高兴,也为了让小弟弟充份高兴,我只有使用长抽深入、轻出快

进的战术,但每次深入时都要「研磨」一下,我知道珍姐对此比较敏感,希望她

能尽快兴奋起来……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一会,珍姐果真又兴奋起来,不但双手

又回到了我背上,而且双腿也举了起来。

  当珍姐再一次兴奋地叫着︰「小弟……用力……好舒服……死了……」时,

我也达到了兴奋的顶点。当我开始喷射男性精华时,珍姐竟紧紧搂着我,全身痉

挛着。直到喷射完毕,珍姐紧绑的身子才渐渐松弛下来。

  「美死了!」珍姐松开搂着我的手后,兴奋地说。

  接连两场大战,我累得较呛,全身虚脱似的趴在珍姐身上,喘着粗气,说︰

「珍姐,你真把我累坏了。」

  珍姐在我身上掐了一下,说︰「你……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珍姐刚才是不是比第一次舒服?」我想知道精液射进女人体内时她们的感

觉,因而发问。

  「这次全身骨头都快被你弄得散架了。」

  「应该是全身舒服得快散架了吧?」

  「你下来吧。」

  「不,现在我浑身无力,要休息一会。」

  「你压得我好难受。」

  「那你告诉我刚才是怎么个舒服法?」

  「你都知道了。」

  「我要你说出来,特别是我在你体内射出时的感觉。要不,我不下来。」

  「你的东西好烫,射得我全身都趐了……」

  既然如此,我只有从珍姐身上下来。当我离开珍姐房间时,她一再嘱咐我不

要将今晚的事对别人说。

  回家的路上,我为今天的意外收获感到兴奋,心想︰如果不是因为学习,今

晚就不会来找珍姐,如果今晚不来,这一辈子恐怕也不能得到漂亮的珍姐。古人

说「书中自有颜如玉」,诚不欺我。

  今晚的意外收获,更令我对得到漂亮的女老师有了信心。

  由于我的刻苦努力,学习成绩提高得很快,期中考试数学竟破例得了100

分,总成绩在全班也名列第二。期中考试后,数学老师果真对我刮目相看了。因

为这次数学考试全班及格的不到一半人,而我得了满分。

  老师的注意力渐渐转移到了我身上,上课时不时用眼角余光看看我,提问多

数时候是找我,下课后还要与我聊几句。但是一直没有让我去她寝室,这未免有

点令人遗憾。虽然我尽量制造机会,千方百计找难题请教,但她多半是在课场上

问答,要不就是下课后在教室里解释。

  如果不去她寝室,不与她单独相处,我的愿望永远也不可能实现。为了达到

目的,我必须另想办法。为了寻找办法,我开始打听老师的有关情况,并注意她

的寝食起居和爱好。那时我们是半工半读,下午不上课,有的是时间。

  世上无难事,很快我便对老师的情况有了基本了解──

  老师原来下过乡,后因父亲有关系,不到两年便被保送上了大学。但是,老

师在下乡期间,谈了一个男朋友,是同时下乡知青。老师上大学后,那男的因为

没有关系,仍在农村「接受再教育」。

  尽管一个在农村,一个上大学,但是两人感情很好,在老师上大学期间,两

人一直书信不断。去年老师大学毕业,正巧分在当年下乡不远的一所中学教书,

这样他们两人便不必再用书信来联系了,关系也就公开开来。

  他们的关系很快便被老师的父亲知道了,他坚决反对女儿与仍在农村的男朋

友来往,据说为老师在城里物色了一个对象。老师不喜欢父亲为他物色的对象,

仍坚持与原来的男朋友来往。老师的父亲大为恼火,通过他的关系这个学期便将

老师调到了我们学校,这里离老师原来的学校有五、六十公里,没有直达的交通

工具,这样两人见面就不方便了,但是老师的父亲仍不放心,叫待业在家的小女

儿来监督。

  了解这一切之后,对老师为什么平常对男老师们很少言笑?老师的妹妹为什

么总是冷若冰霜?这些疑问自然豁然开朗了。

  知道老师的有关情况,我反而没有信心了。并不是因为老师有了男朋友,这

个我不在乎,反正我没有想过与老师结婚,而是她身边有个专司监督的妹妹。她

妹妹到学校来两个多月来,基本没与外人说过话,对人冷若冰霜,一副拒人与千

里之外的样子,若不是看到她平常与姐姐说话,说她是哑巴不会有人怀疑。有一

个这样令人望而生寒的冰美人在旁边,想要接近老师与老师单独相处,基本不可

能。

  但是我没有死心,而且心底很快产生了另一个想法︰既然与老师接近或单独

相处,得要先过她妹妹这一关,那就干脆先从这位冰美人下手,只要她对我不反

感,心中的愿望就有可能实现。

  尽管她妹妹冷若冰霜,平时与外人讲话,令人不敢接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

希望。在前段的调查观察中,发现冰美人喜欢花草,当她与姐姐外出在学校附近

散步时,看到好的野花异草便会摘回,有时甚至挖回去培场,因此他们姐妹的房

间外、窗台上养了不少花草。有喜好,自然就有突破口,就从她喜欢花草这一点

下手,我相信绝对可以使她不再冷若冰霜,至少对我如此。

  于是我开始实施我的计划……

  十月是花草凋零的季节,这个季节很难找到娇艳的花草,但是在山上可以找

到。离学校不远就是大山,但陈老师他们姐妹未去过,他们外出散步最多是在学

校附近,因此山上的花草她们房前屋后基本没有。

  这天我从山上找到一株十分漂亮的花草,当时我不知叫什么花,也不知是否

珍贵,只知道学校附近没有,就将它连根带了回来。第二天,我就带去学校,正

巧遇上老师她们姐妹,我故意对老师说︰「陈老师,这是什么花?」

  老师对花似乎也不很了解,看了一会说︰「这花很好看,老师也是第一次见

到,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老师的妹妹站在一旁没说话,但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花。老师转头问身边的妹

妹︰「这是什么花?」

  「菊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