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1

听到敲门声后,穿制服的男人推开门,向财务课里伸头看。

 「这么晚了,真辛苦。」

熟悉的守卫向一个人留下来加班的世森打招呼。和往常一样的说,大门关了,回去时请按守卫室的电铃。

 「时间已那么晚了吗?」

世森看手表,已经十点多了。

 「每天都这样忙啊。」

 「那里…….」

世森对不说废话的守卫,说这样安慰的话,不得不苦笑。

也许是自己多心吧,好像他的话里含着每一次都是课长一人加班的意思,使世森觉得他看透了自己对工作的态度。

世森已出现白发。对这个人品相当不错的守卫,一直都牢记在心中。

 「天气这样冷了,你的工作也很辛苦。」

 「那里,像我这样的年龄,有工作就很幸福了。」

 「幸福…….」

 「大概是劳碌命吧,没有工作就好像是很对不起自己。」

已属老人年龄的守卫,用嘲笑自己的口吻说。

 「你以前的工作是…….」

 「我也是上班族。」

 「我想一定是一流的企业,而且还有相当的地位…….」

 「那里,公司也许算是大企业,但我不过是其中的一个齿轮。」

守卫的脸上出现寂寞的微笑,好像在回忆往事,但又突然清醒过来,说一声打扰了就离开。

“能有工作就是幸福”是这样吗?

世森自言自语。他站起来,走到窗边,向外看。

在建设公司中,算是中等的,是在繁华街的一栋大厦内,从窗户看到眩目的夜晚街景。在华灯下,人群不断流动。其中有人手捏着相同的盒子。

(对了,今晚是圣诞夜……..)

世森回到办公桌上,拿起电话,在电话里听到妻子发困的声音。

 「我还在公司。」

 「几点钟能回来呢?」

 「大概是末班车了。俊一呢?」

 「刚才还在用功,现在已经睡了。」

 「原来今晚是圣诞夜。」

 「是…….」

 「俊一有没有说什么呢?」

 「他说什么…….」

 「比如说想要礼物…….」

 「没有….那孩子现在是顾不得那种事了。」

 「说的也是…….」

听到妻子毫无感情的对白,世森感到无奈时,又听到妻子忍住哈欠的声音说

 「我很累了,要先睡了。」

 「嗯。」

从公司搭电车约需一小时路程的郊外,买下这一栋房子,是四年前三十三岁之时。也正是当课长后一年半的时间。因为是在建设公司工作,得到许多有利的条件,能以这个年龄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按社会一般情形而言,世森的上班族生活算很幸运。当然还有分期付款,可是以后除非发生重大事情,就不需要为付款头痛。

“自从有了房子后,有时会产生很奇妙的感受,尤其是最近二、三年。”

世森放下电话后,心里如是想。

说是奇妙的感受,也没有明确的问题。这个莫名其妙的感受,像风一样从心里掠过时,世森的思考会一时停顿,然后清醒过来时,担心自己是不是自言自语而感到狼狈,这种情形通常是在通勤的电车上或一个人加班时发生。

当初以为是一时性的工作疲劳或精神压力,所以没有放在心上。

后来开始觉得奇妙,是因为半年来这种情形经常发生之故。也从这个时期,觉得这是来自虚脱感或空虚感。

自问有什么空虚….然后检讨自己的环境。

首先就工作而言,虽说是中等的建设公司,但三十多岁就顺利的升任课长,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认真性格,做为财务课长也得到公司的信赖。

不过,从部下的眼光看来,他是一个没有趣味的顽固上司。不过,世森并未把此事放在心上。

家人是相亲结婚的小二岁的妻子,和上小学六年级的一个男孩、妻子每天去现在流行的健康中心,另外心里只有儿子的升学问题。为考进有名的私立国中,每天去补习班。

如此看来,无论公司或私生活,世森都充分达成任务。

可是……世森心想也不过是如此而已。

在这种生活中,有一天早晨在上班的电车里,世森经验到自己也难以相信的事。

早晨的电车是拥挤的,突然发觉在世森的前面有一个看来像上班族的年轻女人背对世森,圆润的屁股紧压在世森的大腿根上。

世森感到慌张,随着电车的摆动,女人的屁股在大腿根上摩擦。

如果是以前的世森,担心自己会被误为色情狂,一定会设法改变身体方向,摆脱这种状态。

但这一次没有那么做。世森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被看成色情狂,后果一定很严重。可是这种恐惧感,反而让世森一直保持那样的状态。

如果勉强一点说,也许是自己追求毁灭的一种冲动吧。但还是第一次产生这种心情。

世森很快便勃起,想克制自己也没有用。越想这件事,越膨胀。

世森非常紧张,额头冒出冷汗。

突然好像听到女人大叫「有色情狂」的声音,紧张感和恐惧心使他无法正常呼吸。

世森就在这时候发现女人的突变…….。

这个女人微低头,露出困惑的眼神,微微张开嘴,露出兴奋的表情。”这个女人好像没有勇气喊叫,而且是不是产生奇妙的感觉”。想到这儿,兴奋感取代紧张和恐惧。

在异常兴奋的冲动中,世森战战兢兢的伸手摸女人的屁股,心跳得几乎要爆炸。

可是女人没有动。

世森用汗湿的手掌在女人的裙子上抚摸圆润的屁股。有弹性的肉感,还能感觉出轻微的三角裤线条。这种感觉使顶在屁股上的阴茎更勃起。

女人好像遇到紧箍咒,一动也不动。

感觉出自己勃起的肉棒和女人有弹性的肉感时,心里不由得产生想袭击这个女人的冲动。

在电车上发生的状况也就到此为止。

从此以后,世森再也没有色情狂的行为。这种欲望以后也放在心里,但他的性格是无法采取色情狂那种大胆行为。

但仅有一次的色情狂行为,可以确定在世森的心中产生一种涟漪。

这种感情偶尔在心中涌出。在那奇妙的空虚感里,像是绽放的一朵花。——————————————————————————–

2

放下电话早早想着这些事情时,突然被门声惊醒。

 「果然是课长。」

 「河西小姐…….」

突然走进办公室的是世森的部下河西春菜。

 「这个时候妳来做什么?」

 「我是经过公司的前面,看到只有财务课的灯是亮着的,所以认为一定是课长。」

河西春菜口齿不清的说着,向世森走过来,走路有点不稳。

 「妳好像很高兴。」

 「嘻嘻,今天是圣诞夜嘛。」

她说先在迪斯可跳舞,然后去酒廊喝酒。

 「这是给课长探班。」

春菜把抱在胸前的纸包递过去。纸包里有汉堡和可乐。

 「谢谢妳。」

因为刚听过妻子毫无感情的话,现在看到部下的体贴,课长十分感动。

河西春菜对世森做出难为情的微笑后,脱去大衣。

 「课长是不过圣诞夜的吗?」

 「大概是吧。」

世森苦笑后,不知自己的眼睛该看何处。春菜懒洋洋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从迷你的窄裙露出修长的大腿。

 「可是,太太和儿子就不一样了吧。」

忍不住凝视大腿的世森,急忙抬头看春菜。

 「老婆和孩子都不理我的。」

 「不理你?」

 「我这个人大概有没有都无所谓。」

看到世森的苦笑,春菜本来也想笑,但表情突然变沈闷。

 「原来课长是很寂寞的。」

 「我寂寞……?」

 「不是多余的人吗?」

 「噢,妳是说这件事,难道妳也是吗?」

 「看起来不像吗?」

 「不像。今天晚上不是很愉快的喝酒吗?」

 「我喝的是闷酒。」

春菜露出自我嘲笑的表情,把披在肩上的长发撩起,说:

 「我现在有很大的失落感。」

 「失恋了吗?」

 「失恋………?」

春菜看着世森反问。蒙眬的眼睛瞬时射出光芒,使世森感到慌张。可是春菜的脸上又出现自我嘲笑的表情,恢复惺忪的醉眼。

“我说错话了吗?”

世森心里这样想着,开始吃春菜送来的汉堡。一面吃,一面看帐册时,春菜转向办公桌,背对世森。

然后有一段时间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后,春菜拿起电话开始按键。

世森发觉了,但佯装没有看到,继续工作,但感觉得出春菜把电话放在耳朵上,回头又转过去的动作。

 「圣诞节快乐。」

春菜突然向电话里的对方这样说:

 「我这个时间打电话….打扰你了吗?」

可能意识到世森的关系,春菜压低声音说时,世森不由得竖起耳朵。

 「你说话的口吻真客气。嘻嘻….是太太在你的身边吧。」

春菜的语气带刺。

 「是啊,我喝醉了,不可以吗?」

春菜变成歇斯底里,说:

 「但你别误会,我可不是为什么人喝醉的。嘻嘻….,你好像恨不得马上挂电话。好吧,我就给你挂断,放心吧,不会再打电话了,胆小的…家伙,拜拜。」

春菜像摔电话似地放下电话后,就以那种姿势凝视电话。

世森大约能知道春菜的电话内容。

河西春菜可能和有妻室的男人发生关系,现在和那个男人的感惰破裂,刚才的那个电话大概是宣告结束。

春菜发生这种事也不足为奇,其他男职员们说她像当红明星,不但面貌出众,身材更是迷人,有人在背后说她交友关系复杂。

不知春菜是否知道这种情形,只见她不曾把交友关系放在心上。对很多男人,她是不放在眼里的,因此有人认为她是自命清高。

世森不知道该不该向挂上电话的春菜说话,而且不擅长应对女人的世森,也不知此时该说什么话,再者,春菜的背影好像不会接受任何的安慰。

经过一段沈醉的时间,世森也一直假装专心工作。

不久后,春菜趴在桌上,世森以为她哭了,但又不像。走过去一看,原来是喝醉睡着了。

 「喂,河西小姐…….」

世森摇动她的肩头。

 「唔….不要吵我。」

春菜像在说梦话,不肯醒来。

 「在这种地方睡觉会感冒,起来吧。」

 「不….不要……」

 「真拿妳没办法。」

世森感到困感,决定先让她睡在会客室的沙发上,拉起春菜的手臂放在肩上,抱起她。

所谓会客室,只不过是财务课专用的小房间。在办公室的角落隔开而已。

春菜的身体倚在世森的身上。世森又感到困惑。不想闻也会闻到年轻女子的体香。抱起她时,又碰到隆起的胸部。

总算把春菜带到会客室,让她睡在沙发上后,世森立刻离开会客室。房间有暖气,但睡着后也可能会着凉。

拿起自己的西装上衣和春菜的大衣又回到会客室的世森,看到里面的情形倒吸一口气,伫立在门口。在沙发上睡的春菜,竖起双膝,靠在椅背上,迷你裙几乎向上缩到可以看到裤袜和白色三角裤。

世森的心跳加快,几乎要爆裂。

春菜因为醉意,呼吸时胸部起伏,从丰满的大腿可看出她的年轻。臀部有惊人的重量感。

世森受到吸引一样蹲下去,觉得喉咙里极度干渴,呼吸也变困难。

自己想做什么,因为兴奋过度,世森已经无法判断。就在这时,脑海里突然出现第一次发生色情狂的场面,全身为之震憾而兴奋同时,闻到春菜大腿根深处散发出来的芬芳。不由得伸手在大腿上抚摸。——————————————————————————–

3

世森把春菜的双腿分开,透过裤袜看到白色的小三角裤。眼光立刻被微微隆起的地带吸引。

就这样把脸靠在春菜的大腿根上做深呼吸。甜美的芬芳流入鼻孔内,使世森的脑神经麻痹。

这时候只希望亲眼看到这种香味的来源。

世森想实现此希望。可是不敢进一步动作,如果那样做一定会吵醒春菜,对上司的淫猥行为一定会大声怒骂。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倘若公开,那可不得了。

世森感到害怕。可是唯有胯下物,在这样一把年纪之下,发胀得几乎要破裂。

眼前的春菜,仍旧熟睡。胸前的丝质衬衫随之起伏,形成一幅恼人的景色。

世森看着这样的春菜,内心又有另一种想法。

这样的,大概就是叫送上门来的肥肉,况且她也不是处女,尤其是她和有妇之夫关系破裂而喝闷酒,明知我在这里加班、还毫无戒心的在这里睡觉,是不是也有这个意思呢?

明知这是自己往好处想,但这样想过后,心情反而轻松。对我来说,这样的机会可能一辈子不会再有了。以前因为色情狂的行为,在自己的心里发现曾经有过红花的世森,而后曾经到过几次风化区,但每一次都没有勇气买春作乐。

从此而后,就靠过去不曾看的色情小说,或有性报导的杂志,满足自己的妄想。

想到自己那种没有用的样子,世森很冲动的向春菜的大腿伸手。

首先把双腿拉直,将身体转向侧卧,拉下裙后的拉链,再让她仰卧。

春菜可能以为还睡在沙发上,只是发出轻微的声音,但仅仅如此,世森已紧张得额头上冒汗。

用双手抓住迷你裙的裙摆,一面观察春菜脸上的反应,慢慢向下拉,可是身体的重量和臀部的突出,无法顺利的褪下裙子。

世森感到焦急,开始用力拉。拉到膝盖上时,春菜哼一声张开眼睛。

刹那间,紧张的世森和还不能了解状况的春菜之视线相遇.春菜看到世森抓住裙子,呆在原处的样子,在她的脸上出现难以置信的惊讶表情。

 「不要!」

春菜立刻开始拼命挣扎。

 「河西小姐!」

 「不要!放开我!」

 「妳…….」

 「不要!」

春菜的双脚猛蹬,想用双手推开世森,不过迷你裙在膝上,无法使力。

世森想抓住春菜的双手。春菜却拼命的拒绝他想抓的念头。此时的世森也豁出去了。

此时,春菜的手在挣扎时打到世森的脸,发出很大声音。刹那间,两人都停止动作。

这时,胆怯的反而是春菜。世森反而火向上冲,把春菜推倒在沙发上。

 「不要….课长….不要这样…….」

春菜又开始挣扎,但好像没有先前那么激烈。

世森也已经失去理智,粗暴的脱去迷你裙,拉下裤袜和三角裤。在弯下身体的世森的头或后背上,春菜一面喊叫,一面殴打。

世森觉得她的手很碍事。

看到手里脱下来的裤袜时,立刻想到用它来捆绑。

把挣扎的春菜,强行使她俯卧,骑在她的身上,把双手拧到背后,用裤袜的中间捆绑手腕,这样还可以利用裤袜的腿的部分。

虽然处于紧张的状态,但骑在春菜身上的世森,还能想到这些事情。

世森抱起春菜时,她的下半身已赤裸。

 「不要!快松开我的手。」

春菜扭动身体,弯曲上半身像是要掩饰裸露的下半身。听到春菜的哀求,世森产生罪恶意识。

此时,春菜可能觉得哀求无用,于是大声说:

 「太过分了!课长做出这样的事,我不能原谅。」

 「不能原谅?」

 「那是当然的!」

春菜愤怒的瞪视世森。

 「妳是想告我吗?」

 「当然要告你!」

听到春菜的话,世森觉得自己被浇了一盆冷水。

 「到那时候,课长就完了。」

世森觉得自己的脚下好像地震般的摇动。

 「不过,就这样松开我的手,今晚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这时候,春菜露出胜利者的口吻。

然而这样的口吻反而使世森更冲动。这句话也道出世森的弱点,而这个弱点也是一直使世森胆怯,因此心里涌出的愤怒,除了对春菜外,也是对自己发出来的。

 「妳说…我已经完了吗?」

在世森的脸上出现豁出去的笑容。

 「妳说就这样放妳走,就当今天晚上什么事也没发生吗?」

 「是啊。」

春菜发觉世森的变化,露出恐惧的模样。这种样子,反而使世森更胆大。

 「妳以为我害怕吗?」

世森突然抓住春菜的脚,放在沙发的扶手上,把多余的裤袜接过来捆绑,然后是另一只脚…….。

春菜的双腿已分开至极限,胯下一览无遗。

 「不要这样…….」

在会客室里发出回音。

 「不要!不要看!」

春菜转开脸,分开的大腿微微颤抖。

世森解下领带,塞入春菜的口中。

此时,看着世森的春菜,流露出不知是恐惧或哀求的眼神。

世森反而露出笑容,慢慢解开春菜的衬衫钮扣。

全部解开后,世森眯缝着眼睛。他看到几乎要泛白色乳罩里露出来的乳房,乳罩的挂勾在前面,所以对世森颇为方便。当世森的手开始解挂勾时,春菜拼命的摇头。

解开挂勾的刹那,两个碗向左右弹开。

世森不由得倒吸一口气,露出来的乳房丰满,乳头也微微向上翘。

在背后说她交友复杂,但很意外的,乳晕和乳头都是粉红色。尤其乳晕微微隆起,小小的乳头像极了蛋糕装饰品。

世森觉得立刻奸淫这样的春菜太可惜,就坐在正前方的椅子慢慢欣赏。

春菜感受到那种视线,不由得转开脸,同时很痛似地发出哼声,拼命摇头。

世森的视线完全被春菜的神秘部分吸引。

她的阴毛比较少,只是很长,有如嫩草的阴毛,在窄小的范围内形成三角形。在那下面有疏落的阴毛环绕的阴唇。因为双腿分开至一百八十度,花瓣已绽放,露出里面湿濡的粉红色嫩肉。

花瓣的颜色是轻微的褐色,形状仍旧美好,充满新鲜感。

对女人而言,世森只知道妻子的身体,所以看到这样年轻的肉体,不由得陶醉。

而且是深夜在公司里能这样尽情欣赏年轻女部属的淫荡姿态,觉得犹如置身梦中。

“也许这是梦吧。如果是在做梦,做什么都没有问题……..”

世森好像有什么东西附在身上,立刻站起来。——————————————————————————–

4

世森跪在春菜完全分开的双腿间,开始慢慢抚摸乳房。

把乳头含在嘴里吸吭,也用舌尖拨弄。

另外一个乳头用手指捏弄。春菜的上身不停地扭动,从鼻孔发出甜美的哼声。

两个乳头很快地做出来非理性反应。在世森的嘴里和手指之间开始勃起。

世森的脸从春菜的胸部向下腹部移动。用双手把已绽放的花瓣更拉开。

春菜的身体跳动一下,然后发出哼声,并且扭动屁股。此时,世森看到绽放的阴唇,感到惊讶,那里和刚才欣赏时不同,发出湿润光泽。虽然还不到湿淋淋的样子,但已经溢出蜜汁,可能是玩弄乳房时涌出来的。

在阴唇上面有令人联想到珍珠的粉红色阴核。

此时,肉洞里的嫩肉好像在蠕动。流出透明的蜜汁。

感受到世森火热的视线,春菜不由得夹紧那儿时,又溢出蜜汁。

“嘴里说不要,原来已经这副德性了!”

世森想到只是玩弄乳房就使春菜那样湿淋淋,感到很得意。

突然低下头,在已露出来的阴核上舔。随着颤抖的哼声,春菜的全身扭动。

世森的动作非常执着,他打算这样一直弄到春菜泄出来。

原来像难耐似地扭动屁股,现在的动作不同了。首先是伸直双腿静止不动,然后是猛烈颤抖,接着又静止,这样反覆时,间隔越来越短。这是证明她的忍耐已达到极限。

不久,发出啜泣般的鼻音,向后仰的身体落在沙发上振动。世森当然看得出这是春菜达到性高潮。

世森从春菜的嘴里取出领带。春菜的呼吸仍急促,身体也微微颤抖,屁股也在扭动。

 「怎么样?还觉得不够吗?」

 「不…….」

 「妳这扭动屁股的样子是什么?」

 「别说了!」

此时,春菜的酒意完全消失,但似乎为官能的陶醉感感到困惑。她把脸转开,好像怕他看到自己的表情。

世森一面看这样的春菜,一面兴奋的使自己的下半身赤裸。阴茎完全勃起,愤怒般的挺直。

看到这等情形,春菜露出哀求的表情摇头。

世森用手指抚摸湿淋淋的肉缝。春菜的屁股弹动一下,继续抚摸时,难耐的扭动屁股。

 「啊….不要…….」

 「这样扭动屁股是表示不要吗?」

 「这…….」

受到世森吸吮的阴核,确实如珍珠般勃起,只要手指碰到珍珠,春菜便发出短促的感动声,身体为之颤抖。

世森的手指进入肉洞内。春菜用力吸一口气,身体向后仰。

手指开始缓慢抽插。在湿润中感到肉壁有微妙的粗糙感。

春菜的急促呼吸像在配合手指的抽插,越来越亢奋。

春菜的屁股更难受般的,也可以说是表示世森的手指已不能满足似地扭动。

世森此时拔出手指。

 「啊…….」

从春菜的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哀求般的哼声。世森觉得她的表情和声音,像在诉说不要停止。

拔出手指的刹那,从花心流出透明的蜜汁,流到下面的肛门上。

世森的手指找到褐色的洞口。

 「啊….那里是…….」

春菜发出惊慌声音,扭动屁股。

世森有些犹豫。

这种行为只是在周刊杂志或色情小说看过。过去当然也没有和妻子行使过,这是第一次经验。世森本人以为这种行为是异常的,只是多少感到兴趣而已。

如果说起异常,现在的状况才是异常,但此一念头很快便消失殆尽。

而且在湿淋淋的肛门上揉搓,把手指插进去转动时,春菜做出显然是异常的反应。

春菜的呼吸变急促,脸上出现妖艳的兴奋表情,屁股扭动的幅度也扩大。

 「啊….不行啦….唔….啊…….」

发出的声音如梦呓,也像陶醉。

 「这里是那么舒服吗?」

 「啊….啊….还要….还要…….」

在急促的呼吸中,似乎已不能忍耐了。

如此一来,反而使世森惊讶,觉得难以置信。刚才还说要控告世森,但现在却为淫猥的兴奋陶醉,向世森要求那种行为。

 「妳还要什么?要我怎么弄………」

世森的声音也有些沙哑,像受到春菜感染一样也产生兴奋。

春菜不断的说着还要….可是世森不知道该怎么办。

世森站起来,把勃起至极点的肉棒顶在春菜的脸前。抓住头发拉过来时,春菜的嘴没有拒绝肉棒。

开始时好像有些犹豫,只是把龟头含在口中,但很快就深深吞入,也露出陶醉表情,用舌尖在肉棒上摩擦。

世森很快就向后退,如果继续看春菜的吞入肉棒的恼人表情,就会忍不住要射精…….。

用手握住沾上唾液的肉棒,龟头顶在肉缝上来回的摩擦。

明知要受到奸淫,但从春菜的嘴里,未说出拒绝的话,不仅如此,还张开眼睛,呼吸急促的凝视在肉缝上摩擦的阴茎。

世森插进去,春菜以颤抖的声音哼一下,头向后仰。世森感到身体溶化般的密接。

慢慢摇动下体,在温暖的湿润中,有粘糢的缠绕感,使世森兴奋。

春菜像在配合世森的动作,也发出兴奋的哼声,向后仰的头也左右摆动。

世森抓住春菜的头发向下压,让她看两人结合的部分。

 「看这里!」

 「啊….这…….」

阴茎插入花瓣之间,在抽插运动中,阴茎和阴唇都发出湿濡的光泽。

 「啊…….」

春菜发出亢奋的颤抖声。

 「怎么样?看到了吧。」

世森把嘴靠在春菜的耳边问,春菜兴奋的点头。

 「男人和女人…….」

世森呼吸急促,像故意让她看清楚似地用力抽插,说:

 「这样干叫什么?」

 「不要…….」

春菜的声音有些羞涩。

世森仍旧执着的问。

 「妳要说出来。和有老婆的男人发生关系的女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要!不要!」

春菜拚命摇头。

 「一定要说!」

世森大吼。同时更用力深深插入。春菜发出几乎达到性高潮的颤抖声音。

世森就在她的耳边,轻声说:

 「是肏穴吧?」

 「啊…….」

春菜的声音更亢奋。

 「妳说肏穴真好。」

 「好….肏穴真舒服…….」

春菜似乎达到兴奋高点,不由得脱口而出。世森听后,差一点就要射精。

勉强忍住后,离开春菜的身体,然后迅速的解开捆绑春菜双脚的袜子。因为用这样的姿势抽插,连世森本人都感到不痛快。

让春菜站起后,采取跪拜的姿势,双手仍绑在背后,世森这一次是从背后插入。

有美丽曲线的细腰,受到世森的抽插,像叫春的母狗一样淫荡的扭动屁股。

看到此一性感姿态和听到春菜的啜泣声,世森又感到难以忍耐,于是又离开女人的身体。但这一次,世森自己坐在沙发上,让春菜骑在大腿上。

亲吻时,春菜主动伸入舌尖缠绕。同时发出淫乱的哼声,并有节奏的扭动屁股。

世森伸手到背后解开捆绑双手的裤袜。

 「好不好?」

 「啊….好!」

春菜似乎很激动的抱紧世森。

 「那里好?」

 「阴户…….」

春菜说完就表示要泄身,又开始发出啜泣般的哼声。在这同时,世森把忍耐已久的快感,猛然地喷射出去。——————————————————————————–

计程车在深夜里向郊外的公路奔驰。

河西春菜坐在世森的身边。

春菜在性交后,始终没有开口说话。世森表示要送她回家时,也是默默地坐上计程车。

世森不知道春菜心里想什么,因此感到不安,心里是七上八下。

于此之际,春菜总算开口,是要计程车停下来。

世森感到惊慌,因为就在前面的路边有红灯,从那小小的建筑物门口露出明亮的灯光,在灯光下有黑色的人影,那是在派出所前站立的警察。

 「妳…….」

世森的声音因紧张而沙哑,不由得用哀求的眼神看春菜。

春菜在刹那间露出困惑的表情,但立刻说:

 「课长也和我一起下车吧。」

世森觉得眼前一片昏黑,全身冒出冷汗。

像被带去刑场似地,世森走下计程车时,春菜已经向派出所走去。

世森急忙追上去。

 「河西小姐,不管怎么说,我们先谈一谈吧。」

 「先谈一谈………?」

春菜停下脚步,但这一次是很清楚的露出讶异表情反问。

 「现在还有什么好谈的?」

 「我是说….那个…….」

找不出适当的话说服春菜,世森露出紧张的表情时,警察向他们看过来。

 「课长真奇怪…….」

不知为何,春菜笑了一下,继续向前走。

世森呆立在原地,已经绝望了。可是,紧接着又发愣,因为春菜从派出所门前走过去。

世森立刻觉得一片乌云突然消失,赶紧跑过去。

 「妳要去那里?」

 「我的房间…….」

 「妳………」

 「是呀!我有东西想让课长看一看。」

春菜露出特殊含意的眼神看世森。

世森问什么东西,但春菜不答。世森只好跟在她身后,来到春菜的房间。

 「没想到,课长还有虐待狂嗜好。」

春菜说着,从衣柜里拿出皮包放在呆立在那儿的世森面前。

 「这就是那个…….」

春菜做出要他打开看的动作。

世森打开皮包,看到里面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是…….」

看到世森的表情,春菜露出神秘笑容,用自我解嘲的口吻说:

 「这个就是我今天晚上打电话给他的那个男人,忘记带走的东西。」

 「那么,妳是……..」

春菜看世森的眼睛里,冒出妖艳光泽。

在皮包里看到的是绳子和皮鞭,还有电动假阳具等,虐待狂游戏的小道具。——————————————————————————–

夏夜的凉风,冬夜的寒风,季节的风交替着。恼人的秋风,得意的春风,心情的风起伏着。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管不住的风….吹着….吹着…. 

fromchuch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