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我是一个在新加坡生活多年的移民二代,今年30。

  从10年前来新加坡到现在经历过太多太多,一些匪夷所思在常人看来也许是不能理解的,但身爲局内人,也只能听之顺之,所以才有了以下的故事。

  读大学的时候,基本大家都会交流日本爱情动作片,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在一个网站上看到一个视频是日本按摩师的视频,记录的是在一个偷窥镜头下,一个中年按摩师如何挑逗女顾客,最后慢慢脱下女顾客衣服,帮她手淫,

  这段短短的10分钟视频从此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可以说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到2年前,我的生活就是围绕这这个视频展开的……

  在看了这个视频之后,年轻气盛的我几乎连着3,4个晚上无法入睡,脑子里一直回忆那个按摩师是如何慢慢从小腿按向臀部,手指如何不经意的划过花丛,带过一阵阵涟漪,有过几次性经验的我,居然连着2个晚上走马了,

  从此,打开电脑的第一时间,我就在网上疯狂的寻找此类视频,越来越深迷其中不能自拔……

  大学毕业后,我交了一个女朋友,最终我们走到了一起,可是几年后我们还是以离婚收场,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在大学毕业后到工作2年这段时间,我所有的空暇时间还是在寻找按摩视频中经过,越来越多的视频不断刺激着我,也让我心中滋生出一个念头:

  我能不能也做一个像那位大叔一样的按摩师,一个只爲女性按摩的按摩师?想象着我按摩某位ol的紧致大腿,想象着她在我双手抚摸下慢慢扭曲的身体,控制不住发出的压抑呻吟,我一次又一次的把右手伸入两腿中间直至爆发……

  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遇见我一个以前的客户,一个30多岁的新加坡本地女人,她是我最终走上按摩师这条道路的引导者,也是啓蒙师。我暂且用c姐来称呼她吧。

  c姐是一个典型的新加坡女人,开了一间规模还算可以的美容院,有3间分店,30多个美容师,她是我以前做地産经纪时候的客户,也算比较聊的来,

  30多岁,正是一个熟女最能散发魅力的年纪,我们是在我离开中介这一行后偶尔在街上遇到,然后在她的邀请下我们一起在一间咖啡馆度过了一个下午,也就是这个下午,我的多年愿望,终于实现……

  c姐的美容院开在还算不错的地点,如果有人在新加坡,应该知道我说的不假,地点在加东roxysuqare2。那里是新加坡太太们的聚集地,美容院林立。竞争一直很大,还有两间开在商业区。生意也算可以。

  c姐告诉我,最近生意很难做,太太们要求很高,很挑剔,想开展新业务,又不知道做点什么服务好,我鬼使神差的提议,爲什么不开个按摩业务,由男按摩师来按摩女性,c姐问我可行性,我临时编了一堆理由,什么异性按摩的好处,在日本香港的风行,男按摩师手大力气足等等。

  c姐想了半天,说是按摩师太难培训,新加坡引进外来人才也比较困难,关键是没有信的过的人帮忙管此类业务,我马上接话说是我就是学过的,事实上,因爲老爸颈椎问题,我确实经常帮他按摩,自己也比较喜欢按摩,对推油什么的也情有独钟,还特地上网看视频学手法,基本上糊弄糊弄非专业人士还是可以。

  c姐马上拍板,叫我过去帮她,并且开了不低的薪酬给我,说好所有项目和销售由我负责,外加提成。我假装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几天后,我走进了c姐位于加东的那间美容院,(在这里我要说一下,新加坡和国内不一样,按摩院和美容院是分开的,很多做脸部护理的地方并没有按摩和spa服务)在一阵莺莺燕燕的低呼声中,c姐爲我做了介绍——spa部门主管兼培训师。

  第一天的工作就是熟悉店内业务,和其他美容师交流交流,店内的美容师基本都是马来西亚华人,没有一个超过25岁的,作爲美容师,她们也很注意保养,所以一个个看着都很养眼,

  做美容师的基本都很开朗,时不时的有人走过来调侃:「帅哥,你做按摩哦,啊呀,我们有福了,整天帮人做脸,腰酸背痛,下次你一定要帮我按摩哦。」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当时的表情是怎么样,但是心里是一阵阵激动,妈的,没有女客人,这帮美容师也值了,大不了一个个全吃掉。

  但是表面上,我还是装的一本正经。慢条斯理的给她们介绍我能做的按摩,什么中式推拿,瑞士推油,泰式按摩,引的一帮女生双目发光,恨不得抓着我马上去试试……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店长走了过来,这里用e来代替吧,

  e姐是马来西亚华人,26岁,长相还算可以,就是不笑,从我进店开始就一直板着脸,也不知道是不是职业习惯,

  e姐问我晚上有没有空?我好奇的问道:什么事?

  「哦,没有,就是腰特别酸,想找你帮忙推一下。」e姐回答道。

  屁啦~你以爲老子不知道,就是想试试我有没有料,搞不好就是老板c姐指使的,看看我是不是真有说的那么好,我痛快的答应了。

  e姐把我领到了一间美容间,调好按摩油就开始脱衣服!

  当时我就傻了,整个人楞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说实话,一个人看视频的时候根本不会有任何紧张感,但是当一个刚认识几个小时的女人在你面前一件件脱下衣服,并且你知道你马上还能在她身上任意揉捏的情况下,我想没几个人能受得了。

  转念间,e姐就已经脱的只剩bra和t-pack,靠,t-pack,居然是我最喜欢的丁字裤,还是黑色的,我瞬间就硬了,

  e姐慢悠悠的爬上美容床,面朝下趴好,解开bra扣,从侧身拉了出来,递给了我,我发誓,当时我是颤抖着接过bra的,

  就在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好的时候,外面电话响了起来,我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冲了出去!几分钟后,在平复了激动心情的我再次走进房间的时候,我手已经不抖了,而e姐,仍然用那个诱人的姿势趴在美容床上,露出布料几可不计的动人弧线,

  「开始吧」,e姐吩咐道,

  哦,回答中,我开始了早就应该做的事,我取出一块大毛巾盖在了那个让我内心无比澎湃的胴体上,深呼吸了一下,脑里一边努力回忆视频中看的手法,一边手掌相叠在腰部按了下去,

  「开背」,按摩的第一步,一个按摩师按的好不好,基本从开背就可以感觉的到,很硬,这是我的第一念头,果不其然,美容师真的很辛苦(新加坡店长基本是由比较有经验的美容师担任),

  随着我一路按下去,e姐的身体也由刚开始的僵硬无比慢慢松软下来,「哦,原来你也没有给男人按过的经历啊」我心里想到,

  5分钟后,开背完成,我慢慢往下拉毛巾,一直到臀部,并把毛巾撚在了丁字裤里,褪出大半个臀部……

  倒了点按摩油在手上,我稍微揉搓了一下,就从颈部往下退去,男人的手大,而我的尤其大,当推到腰部的时候,基本可以把整个腰包住,就这样,我依样画葫芦,一点点的按摩e姐的整个背部,而心里也慢慢活络开。

  大概15分钟后,我实在不知道还应该按什么步骤了,于是把毛巾又盖回到e姐背上,转而走到床的侧面,准备开始按腿,

  我掀起毛巾的一角,露出整条大腿,一瞬间,我眼睛亮了起来,尽管房间的灯光昏暗,尽管我有300度近视,但是,我还是看到,我没有拉回去的丁字裤空隙间露出的,e姐的整个阴部。那神秘的幽径离我的脸不到1米的距离,我平静没多久的心又开始澎湃起来,手也跟着颤抖起来,

  就这样颤抖着我双手按上了e姐的小腿,颤抖着滑上大腿,脑子一片空白,眼睛一直死盯着看,裤裆里面传来的阵阵压迫感和手上传来的滑腻慢慢唤回了我的感知,

  我强迫自己转移视线,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e姐,妳的皮肤真好,跟10几岁的小妹妹一样滑,e姐,e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