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看着身边她安稳的睡脸,那32d浑圆的美乳、纤细的小蛮腰、阴户隆起修剪过稀疏的阴毛和妹妹的那条细缝。她全裸的躺在我床上熟睡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也从不避讳让我看光她的身体。

  嘿嘿嘿~我一手揉着这对d奶一手套弄着老二,马的!真的好爽。难道这就是要花一万块才能带出场的姿色吗?啊~不行了,快射了。

  「噗啾~噗啾。」

  全都射在她脸上,她眉头一皱,还没睁开眼,我用老二拍打她的脸说着:

  「安妮、安妮,妳怎么了。」

  「安妮、安妮,妳奶头怎么硬了。」

  她终于醒了,看着我那刚射完的老二软趴在她右脸,再摸摸脸上那滑不溜丢的黏稠液体。  『吼~你干嘛啦!』叫妳起床阿。

  这是我在大学社团里学到的叫床喔,不是是叫人起床很有用的方法,那个社团那么变态啊。『往妳脸上射。』啊!!怎样~没听过吧!!

  『干!』就这简短有力的一句后,她就到浴室梳洗了。

  你刚刚怎么会这样叫我起来,是想到哦,你从来不会这样的,谁叫妳昨晚喝醉回来,吐的我满身都是,我当然要报仇。

  『那是你帮我脱衣服的吗?』

  「不然还有谁啊。」

  「妳全身上下我都看光了,我还偷插了好几下。」

  『难怪我昨天好像感觉下面被牙签刺了好几下。』

  「干~吃饭啦。」我一脸不爽的说。

  「青椒我不要这个给妳。」我夹了给她。

   『你不敢吃青椒吗?』

   「是啊~妳有意见吗?」

   『不会吧!你连未成年的都敢吃了,却不敢吃青椒,真好笑!』

  我们总是这样一来一往的这样斗嘴,这是她跟我住在一起后的一个月。

  她叫雅婷,是我国小和国中都坐我旁边的同班同学,国二时因为他们要搬家到台北,所以就转学到了台北就读。

  小时候对她的印象就是校内田径队的,跑的很快,曾代表学校参加全市运动会,拿到国小和国中组金牌,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我们住的很近,常常一起上下学。

  当时就很多男生要追她,也许是因为我天天都在看她,对于她漂亮的长相,我并没有太大感觉。只记得那些男生送她的饮料、巧克力,她都会分我吃。这对一直没啥零用钱的我,实在是天大的恩惠。

  后来因为她家里经商失败,周转不灵,因此她回到了高雄躲避债主的追债,刚好她没地方住,刚好我那时单身又一个人住,刚好她找到了我。一切都是那么刚好,老天也许真的待我不薄。

  必须要在短时间赚到大笔钱的她,经朋友介绍,在一家便服店担任公关,是的,就是大家说的酒店小姐。而我和她之间的关系,目前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相处在一种快失控的平衡。

  她来找我的时候我们都长大了,再见到她时,哇赛!脸蛋超正、身材超辣、长腿超美,168/50的她,挺着32d的美乳,24岁熟到刚好的肉体,着实让我看到出神。

  『hi~好久不见了,谢谢你肯收留我。』

  我回过神来。

  「不要那么客气啦,反正我一个人住。」

  「只是…我不知道妳跟我住在一起,会不会怕。」

  『怕什么?』

  「我是男的啊,那有什么关系,怕的话就不会来找你了啦。」

  『放心好了,我跟小强一样,生命力和适应力都超强。』

  的确,她是那种连女生都会喜欢的类型。单身一段时间的我,突然之间要和一个女生同在一个屋檐下,坦白说,有点无所适从。但看着她一脸轻松自在,好像她才是主人,我是来投靠她的。

  前几天,我们聊着童年的回忆和她到台北之后的际遇,我们从陌生到熟识,又从生疏到热络,回忆就像回到小时候那般涌现。差别在现在的她真是美艳动人。

  在酒店上班的她,总是精明干练,交际手脕之高,让不少酒客为之疯狂。但面对我的时候,她却像个小孩一样,没有目的、不动心机,完全不会对我有任何的防备和虚伪。

  直到那天……

  『你又在乱写什么啊?』她拍打正在电脑前打字的我说。

  回头一看,她只穿着白色背心、没穿内衣和一件白色薄到几乎快透明的内裤,那胸前二颗红枣和她稀疏阴毛清晰可见。

  「你怎么穿这样!!!」

  『就下班回家洗完澡穿这样比较舒服嘛,难道你还要我穿洋装配高跟鞋吗?』

  『真是宅耶你,不是上ptt、就是在写文章,都不会出去唱歌、喝酒、把妹吗?』

  「我如果出去把妹,那妳还混什么。」我戏谑着她说。

  『呦~讲的好像很有行情似的。』

  「当然~不要以为只有妳很多人追,伶北也不输妳啦。」

  『写文章就写文章,你怎么老是写一堆543的,什么【乾隆皇帝下三滥】、【唐伯虎反黑箱】、【来自inin的你】。你就不能正经点吗?』

  「写纯文学不难,我只是想用一些比较贴近现实且好玩的方式去呈现。」

  『为什么,要迎合大家吗?当然不是。』

  在这浩瀚的文字里,我可以尽情挥洒,不需要那老派的起承转合、平入仄出,更不用在乎旁人的眼光、对我的评价、社会的地位,这就是我的世界、我的一切,我不在乎的说着。【烟】

  我只是不想那么刻意的雕琢文字来表达罢了。

  就如同以下这句「喜欢你巨型的阳物,抽送着满满的舒服。」

  「干!这细沙小。」把它改成

       「超爱你懒叫的长度,干到老娘我忍不住。」

  「你看这不是很贴切吗?」

  『靠杯喔。』

  『你只是不想让人看出你那颗受伤的心吧!!!』

  『那个女孩呢?』说吧!!!告诉我那女孩的事。

  惊!!!

  「哪个女孩???」

  『就是你存在电脑里那段文字图形的女孩呀……』

  妳说这个啊……

  唉  无奈  我的爱  只剩残骸  我傻傻等待  却被推下悬崖  换来一句我活该  将我给的真心出卖  妳怎么忍心这样对待  你说对你最好的那男孩  逼我接受这不公平的安排  深夜里嘶喊这无声黑白  妳要的是有钱又高帅  我的存折只剩几百  当然得不到青睐  没有妳的精彩  心无限感慨  伤痛满载  很难在  一块  哀

  一个我追了她5年,却被当成像个白痴一样,其实我不在乎付出多少。只是一个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是对她最好的人,5年来只勉强跟我出去过一次,当作交代,这些我都不怨她。

  到后来,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到底做错了甚么,电话不接、简讯、line不回。同时间,却能在fb上发动态,开心的和其他人互动。

  原来这就是她对待好朋友和她口中对她最好的人的表达方式,马的我真的受教了。

  『那你放下了吗?』

  「我不知道。」

  『对你来说,爱情是什么?』

  「爱啊……」

  『所以你这5年都没有碰过女人。』

  「干嘛~不行啊。」

  『唷~那么纯情呀,我来帮你吧!!!』  

  怎么帮?说完话她把身上那件小背心和内裤都脱掉,就这样全裸站在我面前。身上散发着乳液的香味,那对水蜜桃型丰满的d奶、两颗深红色奶头、一搓修剪过的阴毛和那两片大小适中没有外翻的阴唇,这身体真的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

  她一手抓住我的老二说:『怎么马上就硬了。』

  『真的是很久没做了喔。』

  「还说我咧,妳奶头不是也硬起来了。」

  『我是因为冷气太强才会这样的。』她口是心非的说。

  她先用手慢慢套弄着我的老二,那细长的手指,女生光滑细嫩手心肌肤的感触,比较起来,我的左右手根本就是个菜瓜布嘛,我好享受这双手的温柔。

  套弄一阵后,冷不防的突然用舌头轻舔了我的小头,我霎时颤抖了一下,舌头一下停、一下舔,慢慢舔遍我小头的的每一处后,慢慢没入她的口中。

  天啊~真的好爽,老二在她口中的那种包覆感,手指时快时慢的套弄,让一向不爱咬咬的我,竟能感受到老二像插入阴道般相似的感觉。

  难到这就是传说中的【让专业的来】吗?

  看着她摇晃的巨乳,我摸了过去,好大好软,手感真好。摸到她那已站立的奶头时,我用手指慢慢拨弄轻轻捏了下,已经很硬了。接着我用嘴直接含住这奶头,她身体缩了一下。

  此时,我用舌头在奶头上下的拨动,【啊】……她娇嗔的气声,动作早已暂停的她,正享受着我的轻抚。正当我准备往下摸的时候,她把我的手抓住了,抬头对我说:

  『我的奶,可以随便你用,但妹妹你只能看不能碰。』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

  『因为你不能满足我啊。』

  【干~中路单挑阿,对一个西斯乡民来说,这一定要挑战一下的。但在我身上炮友这名词,我不是很能接受,所以就没站内信约她了。】

  她躺了侧面69这个姿势,让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妹妹、可以摸到她的奶,她也可以继续帮我咬咬。看着她那极品的胴体、正到不行的脸、专业熟练的咬咬,看着想着我就直接口爆了。

  我没有告诉她就突然的射在她嘴里,她完全没有生气,也不加考虑的就吞了下去。

  「妳都这样直接吞的喔。」

  『你是第一个,连之前交过的男朋友,我都没有吃下去过。』

  「哇~那我要谢主隆恩吗?」

   『你跪安吧。』

  「刚刚这样妳帮我爽完了,那妳怎么办?换我帮妳如何?」

  『别开玩笑了!本小姐从来就没有缺过男人帮我,你还是洗洗睡吧!!』

  【干~又输了,又被她摇摆去了。】

  不过她对我说这些听起来很嘲讽的话,并不是她的真心话,而是…

  『你是积了多久啊!射的整个旁边都是,来啦~我帮你擦干净啦!!』

  「谁叫妳不接好让它流到旁边。」

  『你射的这么突然,我怎么来的及反应。』

  在她一边帮我擦掉旁边残留的精液之于,『妳怎么会愿意这样帮我?』我开口问到。

  『你觉得我很随便吗?也难怪啦~酒店上班的,做这种事,你们一定觉得很正常。』

  「别误会,我没有觉得妳怎样,只是好奇,像妳这样长相漂亮、身材又好的女孩,怎么会让我这个没钱又平凡的人,去看去摸你的身体。」

  『我虽然做酒店,但要框我出场除了出的起钱外,还要我觉得不错的才会跟他出去。撇开那些不错的客人,之前男朋友除外,我还没有对任何一个男的做过同样的事。』

  「那是为什么,是因为要报答我让妳住在这边吗?」

  『真好笑,我这个奶大脸又正的正妹跟你住是给你面子耶,你该请吃宵夜了,还报答咧!』

  「妳可以认真点,不要再靠杯了吗?」

  『不知道,每次看着你,总有一份熟悉的感觉,好像上辈子就认识一样。这感觉,我也说不上来。』

  「你知道三生石吗?」

  『什么三生石??』她摇摇头。

      今生想忘前生事 饮后便消记忆逝      来生想恋这一世 三生石上留姓氏

  『也许我在三生石上的亲笔签名,让妳看到了。』

  「或许吧!!!」

  之后,我们就维持这微妙的关系一如往常的相处。不用我开口,她总是很体贴的帮我解决我每天看到她就硬到不行的怪病。有时就直接在我面前换上她新买的成套内衣裤,问我好不好看。有时直接冲进来就说要跟我一起洗澡。

  她总是有办法,让我不管对她的身体还是行为一直很有感觉而不会腻。不过我从不主动脱她身上的衣物,都是她自己脱的。只有在她喝到烂醉,整个人已经没知觉的时候,我才有例外。

  半年后的某一天夜里,当我在数字板用1000p跪求站内小辣的时候,一通电话打来。

  『小羽吗?我安娜。』

  【安娜是雅婷的酒店干部,也是当初介绍雅婷到那里上班的好姊妹。】

  「安娜什么事?」 

  『你赶快来救救雅婷啊!』

  「发生什么事了?」

  『忠哥要强带雅婷出场做s,雅婷一直不肯,现在忠哥在包箱里面打她呀!』

  【忠哥是那一带的地方角头,势力不输酒店请的那些围事。】

  『安娜,妳先帮我拖时间,尽量别让他们离开!』

  挂了安娜的电话,我马上打了电话。

  「小佑~我小羽。」

  『hi~小羽哥,好久不见,那时来找我玩啊。』

  「现在我有事要麻烦你帮个忙。」

  『干嘛那么客气,你可是志哥的麻吉耶。』

  『有事只要你小羽哥一句话就好。』

  「好,你先拿一把东西给我,我现在有事要处理。」

  『ㄟ…东西给你是没有问题,可是你没事吧!』

  『需要我帮忙吗?』

  「没事,我自己可以处理的,另外不要跟阿志说我跟你借东西的事。」

  『好,我知道了,那我们就约在7-11对面的那个公园。』

  见到小佑,拿了东西,就直接往雅婷的店里去。

  我到时,雅婷正准备被拖上忠哥的宾士车上,看着她不断挣扎,一直喊着不要。我冲上前去,拦在忠哥的面前。

  「对不起,雅婷是我朋友,小女孩不懂事,有得罪你的地方,小弟跟你赔罪。」

  话没说完,一拳就往我脸上打。

  『干你娘机掰咧,伶北战店带七啦出去休干,你来乱杀小,你虾咪咖小。』

  「拍谢啦,拜托不要为难雅婷啦,我请酒店安排一个更优的给你。」

  「你今天的消费,我全买单,这样好不好。」

  『伶北有钱啦,我丢细麦带雅婷出场,你细麦安抓?』

  一瞬间,好几拳往我脑袋、脸上打,肚子也被踹了好几下。马的,原来有时候道歉真的是没有用的。

  看着雅婷又再次要被押上车时,那双对我求助的眼神,我拿出了腰际间的那把贝瑞塔,指着忠哥大声说:

  「今天雅婷我是要定了,不可能让你带走,硬要带走的话,怜北就跟你输赢。」

  在场的全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我示意雅婷过来。

  这时小佑也到场了。

  【原来小佑担心我出事,还是把事情告诉了阿志,阿志叫小佑先跟着我,他随后就到。】

  我把雅婷托付给小佑,确认安全无虞后,我放下了枪,然后一堆人一拥而上,把我痛扁一顿。也许在大马路上实在太醒目,怕惹来警察关切。我又被拖到店里包箱内继续围欧着,我不清楚被打了几下、打了多久,直到阿志赶来。

  当时的我已经意识不清了,后面的事,完全没有画面。只隐约记得在我被抬出店里的时候,忠哥的小腿上插着一把小武士刀。

  醒来后,我已经在医院了,张开眼,看到阿志跟雅婷在我病床边,外面的是阿志那一票小弟。

  阿志开口了:『兄弟你还好吧!要人的事,为什么不找我一起去。你当初如果找我的话,今天就不会被打成这样了,有我在,看谁敢动你。』

  「社会事要用社会事来处理,如果我叫你出面,就不合道上的规矩了。」

  『我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啦,我只知道你是我兄弟。』

  「谢啦~兄弟,我一直都知道我有你这个好兄弟。」

  『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处理后面的事,改天我们兄弟俩再一起喝两杯。』

  「嗯~这是当然。」

   『你怎么会认识志哥他超大尾的耶!』雅婷用不可思议的表情问着我。

  「在妳去台北之后,我跟他有一段荒唐的过去。我们曾经经历过很多水里来、火里去的,一直到现在他还是我最好的兄弟

  『难怪他看到你从包箱被抬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气疯了,简直杀红了眼。在场所有人,包括跟他一起过去的那些角头们,没有一个敢含扣的。』

  「只要我有事,他一定挺我到底,他就是这样的人。相同的,我也一样,只能说,我们两个有太多相似之处。」

  『对不起喔~因为我的任性害你变成这样。』

  「为什么要道歉,妳又没有错,妳只是选择妳想要的。而我也选择了妳的选择。」

  『痛不痛啊。』

  「扶我起身好吗?」

  她弯着腰要把躺着我的扶坐起来,那爆乳小洋装、深不可测的事业线、香奈儿5号的香水味,就在我的眼前和鼻子里。看着这个跟在家妆扮截然不同的她,我马上起了反应。

  此时她查觉到了,撒娇的说:『吼~都已经伤成这样了,还这么不乖。』

  说完,她直接吻上了我的唇。接着把她的衣服往旁边扒开,她那弹跳出来的d奶在我嘴边,我张口用力吸允。她将我的头环抱在她的胸前,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和耳垂,让我可以尽情的享受她的大胸,直到了护士要推我到诊间做其他检查的前一刻,我请她回去帮我拿些住院的要用的东西。

  回到病房内,就在我沉睡的时候下体忽然感到一阵舒麻,唉呦~不错喔!!原来医院还有提供这样的服务,这小妞技术真好。但怎么好像有种熟悉的感觉视线所及的是一个长发掩面的女子,我努力起身想要看清楚她的长相,却身不由己。

  「对…对…就是那里,嗯~嗯~就是这样。」快不行了,好想射。

  「喂…别走啊。」小姐~我没有说不付钱呀。

  要走至少也要告诉我妳的小名或编号,这样我以后才能点妳台啊

  睁开眼,原来是梦。咦~怎么下面还传来刚刚的那阵余温,看着雅婷正在帮我不停吹送。  「好吃嘛?」我问她。

  嗯~嗯~她口中含着我的老二,无法说话的发出这声音回覆着我。她动作越来越快,我也到达顶点了。正当我要射了啊…啊…的同时,护士小妹刚好进来了。

  「啊…啊…啊…」我就一边射精,一边看着她说。

  「妳…好…啊~啊~啊~」

  雅婷还在我下面帮我口爆,最后很故意的用力吸了几口。看到这一幕护士小妹也傻了大约5秒后,才大声斥喝着说,你们在干什么!

  我心想:【干什么妳看不就知道了,难不成还要我们重来一次示范给妳看吗?】

  此时雅婷已经帮我服务完毕,正拿着面纸帮我擦拭着,一派轻松的握着我的老二开口了。

  『护士小姐,我跟你说,这家伙刚刚不知道在发什么脾气,翘的老高想打我。我只好教训教训一下它,让它学习点社会经验。』

  『现在它已经哭着跟我说对不起了,妳看它现在是不是很乖,很可爱呢?』

  【在说这句的同时,又甩动着我的老二,让它左右摇晃。】

  那小护士应该没想到雅婷会说出这样的话,加上可能年纪小,对这种事不会觉得太奇怪,她竟然笑了出来。

  前面就有提过,雅婷的个性是个会让女生都会喜欢她的,在这边再一次表露无疑。在小护士帮我换药的过程,她们俩个从南聊到北,从外太空讲到了客兄公,好像打从娘胎就认识了一样。

  在我住院的这几天,已经有了对方的电话line双方还都加了fb好友,小护士离开后,我将雅婷的头壳小巴下去。

  「甘林老师咧,拿伶北ㄟ懒叫在交朋友。」

  她则是对我吐了舌头ㄌㄩㄝ。

  「我是病人耶,在医院咬咬,妳到底是在想什么?」

  『我只想确定【它】有没有受伤啊。』她还是一样调皮的回应着我。

  在医院那几天,她贴心的照顾着我,每天想一些怪招让我开心。例如我晚上起来,看她趴睡在我病床边,就会装睡偷摸她的胸部想闹她。她就会抓我的手,放进她的内衣里面,然后自己再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睡。

  她还会把裙子里的内裤脱掉,双脚靠在病床上张开着,摸着自己的阴蒂,让我可以看着她湿到流出水的妹妹。做这些也许是她对于让我受伤的心理补偿,但我都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

  就在我要出院的那天,小护士帮我换完最后一次药,和雅婷闲聊完就在要走出病房的时候,突然往我老二抓了一下,用很贱的表情说:『你要乖一点喔!』【干!这是什么情形,不过还蛮爽的耶。】

  就这样,我出院了。

  这件事以后,雅婷对我更依赖,也越来越黏我,常常要我接送她上下班,或我出门就吵着要跟着一起去。对感觉一向敏锐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意,而我却刻意的跟她维持一定的距离。

  在一个她喝醉回来的晚上,她脱了全身的衣服,只剩内裤开始抚摸着我,抓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要我大力搓揉,脱了我的内裤,把我的老二含入口中。这一切,我早已习惯,倒也不觉得意外。她含了一阵子后,突然起身把自己内裤脱了说:『今天我好想要,给我。』就抓着我老二准备往她妹妹里塞。

  我能感受到她下面的灼热感,因为兴奋,妹妹的肿胀和那早已湿透滴到我蛋蛋的淫水,就在插入前,我阻止了她。

  「对不起,现在我没办法。」

  『你不想跟我做爱吗?』

  「嗯~不想。」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拔出来都是别人的东西呀。」

  【雅婷,原谅我,我知道这句话很伤人!在没有真正知道我的真心之前,我的爱情,不应该建立在这样的关系。】

  这时,她痛哭失声,我低头不语。

  过了几天,她假装那晚的事没发生过,一样的帮我服务。只是不再让我碰她的身体,我知道,她装得很辛苦,但有些事是怎么也装不了的。

  就这样三个月又过去了,这晚闲得发慌,不知道要干嘛。算了,去接雅婷下班顺便一起去吃宵夜吧。到了店里跟安娜打了招呼,她却问我,怎么会过来。

  「我是来接雅婷下班的。』我有点不解的回说。

  『她已经没做了耶。』

  「她没告诉你吗??

  『什么时候的事。』

  『已经快三个月了。』

  原来那晚我说了那句话之后,她就马上跟安娜说她不做了,我还在诧异中沉思。

  『雅婷说她有点累了,想改变一下自己现在的生活。』安娜接着说。

  「嗯~好的,我知道了,安娜谢谢妳,我先走了。」

  离开了酒店,开着车,我一直想着我们之间的事。

  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酒女上岸少十万。处女不要随便玩,服贸不能硬闯关。

  那么缺钱的她,竟然做了这个决定,我想我应该伤她很深吧!!

  打探了雅婷身边的其他人,得知她用之前仅存的一点微薄积蓄,再跟周遭朋友商借一点,自己开了间服饰店,而这些她却完全没有跟我说过。 

  她不但极力的想摆脱她之前的生活,也尽全力想改变自己给我看。

  回到家,我也没有告诉她,我知道这些事。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因为朋友排假的关系,提前在今晚帮她庆生。晚上,一如往常的喝醉回家,我上前搀扶走路不稳的她,不知道是肢体碰触还是酒精催化,她开始狂吻我,脱了衣服要我跟她做爱。

  我推了开她说:「妳喝醉了。」

  『我没有。』

  『我知道你嫌我脏,不想碰我对不对。』

  『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做小姐了。』

  『你知道为什么之前我不让你碰我下面吗?』

  『因为看到你,我就很想跟你做爱,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有多湿、有多渴望。』

  『我好怕我自己忍不住,但又觉得自己的身体很脏,所以一直忍、一直说谎,骗你也骗自己,直到那天晚上我真的忍不住。』

  『其实那天我根本就没有醉。』

  「妳知道我有多爱妳,多希望能坦诚的把身体完全交给妳吗?」

  原来在她看似光鲜亮丽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故作坚强却脆弱的玻璃心。

  『我知道我贱,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知道你嫌弃我。』

  『我知道…我知道…』她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不…不是这样的。」我试图解释。

  但此刻的她不管我任何的解释都听不下去。

  也许是到了该面对的时候了!拿了钥匙,关了门,留下了此时哭到不行的她。就在我出门没多久,雅婷在fb上发了一个动态。

  如果你爱我,你会来找我,你会知道我,快不能活。  如果你爱我,你会来救我,空气很稀薄,因为寂寞。

  我一路开到了我最熟悉的海边,坐上了一整天,想着过去伤我很深的那女孩,我真的可以忘了她吗?

  回程来到了那女孩工作的地方,站在对街凝望着她,看着她跟客人神色自若的互动、开心的聊天。

  我想我知道了!

  回到家雅婷也许是哭累了,趴在床上睡着了,我打开电脑,登入了fb,敲打着键盘,回应了雅婷的那则动态。  如果我爱妳,我不该放弃,我不曾嫌弃,妳的过去。  如果我爱妳,怎么能逃避,我问过自己,答案是妳。

  另外再发了一则动态在自己的留言板上。

  又到了这熟悉的地方徘徊     寂寞笼罩过去那片阴霾        你总有理由拒我之外         把我的尊严用力踩           还真他马的利害             这结局怎么猜                眼前这片海                 我该离开                   不再来                     依赖                        嗨                     假掰                   别拍拍                 我不责怪                也已经释怀             过去的已不再           难过的事已深埋         现在的我只有愉快       每天都可以像个变态     玩到女孩说他已经坏坏    我应该要感谢妳把我淘汰

  我的爱不是原罪,妳不爱我也没有什么不对。  只是妳怎么能够伤的我如此狼狈,最后连个解释也不愿给。  妳的美,让我感到虚伪,妳想飞就飞,我不想再追,我真的好累!!!

  曾说过,祝你幸福这四个字我无法说出口,妳对我的伤害,我不会原谅妳,即便到了现在还是一样。

  干~又没烟了,到了巷口的7-11买了一包七星,呼~还是尼古丁的味道能让我平静一点。

  回家开了门,看到雅婷泪流满面的看着我,随后冲上来紧紧把我抱住。

  『你去哪里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她哭着说。

  「对不起,我花了点时间确认一下我们的爱情。」 

  「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还记得妳问过我,我对爱情的想法是什么吗?」

  『90分的相信、90分的努力、90分的坚持、90分的付出。』

  『那另外那10分呢?』

   「问老天吧!!」

    「感动的事,是需要碰到一颗感动的心。」

  「这是我认为的爱情。」

  人生阿,已经有许多的不公平了,有人出生就好野,有人拼死也散甲。我只是希望能够尽量的公平一点。如果我心里还有她,这样的爱对妳是不公平的。

  在还没弄懂我的真心时,我只能逃避,也许是因为我害怕再一次受到伤害。对于妳之前想要的,我没有把握。

  那现在呢?

  我脱了自己和她身上所有的衣服,她就这样全裸的站在我面前,吻上了她的唇感受她的体温,抚摸着下体的湿润,这一次,我用力插入了她。          「我爱妳。」

  『我们结婚吧!』

  这是我最真心、最赤裸裸的【爱情承诺】

  此刻

  【她用身体激烈回应我的不是孤独,是幸福。】

  最后

         雅筑共赏这诗情         婷婷玉立众人倾         生风驿动舞风铃         日煦浩月泪透明         快活恣意影随形         乐游人间似仙境

  25岁生日快乐。                              【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