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月入20000-注册就送666礼金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傀儡娼馆,是一个不知道什幺时候开始流传的都市怪谈。据说,穿过午夜的迷雾就会进到那间娼馆之中,那里是所有男人梦想中的天堂,是一切原始欲望都可以得到释放的极乐之所。

  「……上午持械抢劫了金店的强盗团伙,依然有一人在逃中……」车载收音机的声音才刚说到一半就被中断了,戴着墨镜的男人把枪柄砸在了收音机上面,接着车厢里回响着的,就只是「沙沙」的杂音了。这个男人,就是刚才广播里的主角,那个强盗团伙目前在逃的最后一人。

  「妈的,操!」他骂了一声,又砸了发出杂音的收音机几拳,这个时候自动调台的功能已经换到了新的调频,某个深夜广播节目的声音传了出来。男人擦了一把头上渗出的汗水,然后把背靠在椅子后面,踩着油门的脚稍微松开了一些。

  原本一切都计划都相当妥当,但到了最后还是发生了意外。就在几个人抢了金店要离开的时候,一个路过的女警察发现了他们的行踪。结果,计划中的逃亡计划全部泡汤,好不容易才抢到黄金的几个人陷入了和警察对峙的局面。经过了几个小时,只剩下了策划这次计划的男人自己只身逃脱而已。

  「操操操操操!如果让那个婊子落到老子手上,老子把你操到烂!妈的,烂货!」当然,一想到那个破坏了自己全部计划的女警就破口大骂的男人,他绝对不是为了那些已经被杀死被逮捕的同伙而愤怒。

  就在这样唾骂的时候,他的一只手正慢慢摸着身边的一个帆布包。这里面的东西也算值钱了,但是和他们原本抢的那些比较起来,最多也占一成的量而已。

  因为那个女警的关系,男人原本想要发的横财缩了水,而另外一点更重要的是,那个女警害得这个男人的脸被警察看到了。

  「……据说,穿过午夜的迷雾就会进到那间……」电台不晓得是在说些什幺,听在一脑怒火的男人耳朵里,只会觉得不爽而已。

  他又一拳砸在了收音机上面。这一次大概是他的手正好砸在了收音机的开关上,不只是说话的声音,就连杂音也全部消失了。

  男人又小声骂了一句,把注意力稍微转到了车窗外面。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街道上的车辆已经少了很多,尤其是男人现在正开车在穿着小巷子,更是连路灯都很稀少。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从城里逃出去再说,不然的话早晚会被警察找到的。通缉令应该已经发出来了才对,一般的市民大概都已经晓得男人的长相了,所以想要躲藏的话,还是尽快出城躲到郊区这种比较混乱的地方才好。

  「先躲一段时间,留起胡子,然后再想办法,反正钱是到手了。总有花的地方。」大概是因为安静下来的关系,男人的心情也冷静了一些,这样嘀咕着。突然,他注意到了这条巷子出口的地方,有红蓝光在闪烁着,那是警灯的光。

  「操。」男人又骂了一声,打转了方向盘。这不晓得是第几次为了躲避警察的检查而改道了,穿过狭小的街巷,在警察检查点以外的地方徘徊着,事实上,虽然感觉上是在向着郊区的方向前进,但是男人自己也已经拿不准方位了。

  把车从巷子另外一边开出来以后,男人发现周围已经完全陌生的地方了。虽然这也算是大路,路灯还算明亮,但夜雾已经越来越浓。死寂的街道上,似乎已经变成了另外的世界。男人摇下车窗,吐了口唾沫出去,然后顺着大路,向着迷雾更深的地方驶去。

  就这样,过了不晓得多少时间,在雾色弥漫的路上开着车子,似乎连时间感也迟钝了。

  男人感觉似乎越来越冷了,路灯间的间隔也越来越远,树影倒是越来越多的样子。

  「啊,大概是出城了吧?」男人嘀咕了一句,雾灯虽然已经打开了,但是能见范围也不过几米以外。高速公路肯定是关闭了,就算没有关闭,男人也不打算从高速公路逃跑。事实上连逃远一些的必要都没有。只要是到了郊区就好了。

  然后,男人发现车子似乎开始变慢了。虽然为了注意警察的检查点,还有雾气的关系,男人的车速一直很慢。但是现在,感觉上似乎车子变得更慢了。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车子的仪表盘,汽油已经快见底了。

  「操,真他妈的不是时候啊!」男人一拳砸在了方向盘上面。要加油,也只能去自助加油站才可以,而且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幺地方,附近有没有可以加油的地方。如果因为车子没油而被警察追上,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就在眼前的浓雾里似乎漏出了一些灯光。那不像是警灯,可能是郊区路边店之类的地方。男人停住了车子,背起了自己的帆布包,把一支黑星别在了裤子后面,手上抓起了一支土制火药枪,接着就从车子上面走了下来。

  就在他走下车子的瞬间,浓雾骤散。这个时候,男人才发现,自己果然已经是把车开到了郊区之类的地方,道路两旁是向远方蔓延过去看不到尽头的行道树,而树木间隙里可以看到道路之外,似乎是无边的田野。因为天色的关系,这一切都是黑鸦鸦的,显得格外荒凉。只有在他眼前不远的地方,有一间古色古香的小阁楼,透出了温暖的橘红色灯光。

  「哼。」男人冷冷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先去问一下这是什幺地方,然后再做打算好了。如果那边的人敢报警,那时候再杀掉就好了。这样想着,他就大步向着那间小阁楼走了过去。

  男人走近了小阁楼,正想要推开虚掩的那两扇木门时,木门就自己打开了,一股浓郁的芬芳从门的里面飘了出来。「欢迎光临。」随着带点悠闲调子的说话声,一个婀娜的身影出现在了男人的眼前,那说话的声音虽然很温柔却差点让男人的呼吸停止。他后退了一点点,瞪眼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身影。

  这是一个女人,女人的头上就像是新娘戴着头帕一样戴着一张黑纱,所以看不见她的脸。但是,因为这张黑纱的关系,更显出了这个女人肌肤的白皙,白得就像是雪一样,几乎都要透明了一样。而在这个女人身上,只披着一件衣服,男人当然不会知道这是名叫「裳」的服饰,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件睡衣的模样而已,水蓝色的描绘了各种华丽花饰的裳就披在女人娇媚的身体上,敞开了衣襟,只在腰间系了一条绦带而已。女人丰满的乳房高高耸在衣裳之下,两襟的边缘几乎都已经看得见她的乳晕了,借着灯光,男人看见了那两点突起在了薄薄的丝绸布料上。顺着敞开的衣襟向下看,女人光滑的小腹上是椭圆的肚脐,这让男人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就在肚脐下面,系成结的绦带正好挡住了女人身上最神秘的部分,但男人知道,这个女人并没有穿内裤之类的东西,那两条修长匀称的美腿更是显得异常挑逗。

  「女人啊……」男人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了,就算看不到脸,他也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比自己过去睡过的那些女人要好太多了,光是身材就不是普通的好呢!

  这一瞬间,他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个逃亡中的强盗犯,而下意识的露出了下流的笑容来。

  「欢迎光临,请问……」女人似乎还要说些什幺。

  但是男人的脑袋已经是欲火上冲了,毕竟,任何正常的男人看到这样一个几乎裸体的女人站在自己的眼前,都会按捺不住心头欲火的,况且,这个男人早就已经舍弃掉道德约束了,因为他已经是一个强盗了嘛。

  结果,就在那个女人说话的时候,男人已经一把按住了她的肩头,然后把手里的火药枪举起来比画了两下,接着就一边下流的笑着,一边发出了威胁:「好了,你个婊子,穿得这幺淫荡,一定是想男人了吧?嘿嘿嘿嘿,只要你听话,老子就满足你!」这样说的时候,他就已经按着女人的肩膀推着那个女人的身体进到了阁楼里面。

  「客人,你要做什幺?啊……不要这样!」就在那个女人抗议的时候,男人已经翘起腿来把身后的门扉关起来了。而他的手,根本就是肆无忌惮的抓着那个女人的乳房。那柔软细腻的触感让男人几乎马上就要流出鼻血来了,就算凭他粗大的手掌居然都无法将女人的乳房整个给抓在手心里面,结果,他只有用自己的手指用力掐住那个女人的乳肉揉捏着而已。

  「不想死就不要吵!乖乖让老子爽过就算了,不然,老子就把你操到死!」而一边抓着女人的乳房,男人还一边用手里火药枪的枪管抵着女人的额头,用恶狠狠的声音威胁着。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的腿卡进女人的两腿之间。

  就因为男人这粗暴的动作,女人的身体彻底失去了平衡,直接就仰倒在了地板上面。但这样一来却方便了那个男人呢,他压着女人的身体手掌依然抓着女人的乳房,看着遮住女人面容的黑纱起伏不停的样子,感觉到那个女人乳房因为急促的呼吸而颤动的节奏,男人露出了恶毒的笑容。

  「这就好了嘛。」他淫笑着,把火药枪也插回自己的皮带后面,接着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把自己的老二掏了出来。在一团杂乱阴毛中间散发出酸臭气味的那根肉棒慢慢摩擦起了女人雪白的大腿,因为已经被那个男人的大腿卡进两腿之间的关系,女人想要闭起双腿已经根本不可能了,而这个时候,男人顺手抱住了女人的一条腿就把她的双腿完全分开了。

  女人的肉穴就完全被男人看在眼里了,光滑的白色肌肤中央是一道被颜色稍深的肉瓣形成的肉缝,被男人拉开了大腿的关系,那道肉缝也被迫张开了一些,肉瓣之中粉红色的嫩肉就像是浸透了露水的花蕊一样。当然,男人是绝对不会有如此富于艺术性的联想的,他的脑海里现在只剩下了一个「操」字而已了。吞下几乎要从嘴巴里流出来的口水,男人就发出了「嘿嘿」的粗野声音,把自己那根粗大的肉棒对准女人的肉穴捅了过去。

  「啊啊!!」女人发出了凄惨的喊叫声,伸手抓住了男人揉捏自己乳房那只手的手臂,就像是想把男人推开一样,但是她的力气对于男人而言根本就算不上威胁,相反,这种徒劳反抗一样的挣扎却让男人更加兴奋了。

  那个女人的肉穴紧密地包裹着男人的棒子,就像是有生命似的蠕动着,从龟头的顶端到冠状沟然后是棒子的根部,每一处都像是和女人小穴的肉壁融为一体似的,滑润的感觉层层叠叠连绵不绝,带着粘稠的感觉随着男人腰部用力的关系,而温和地摩擦着肉棒上的每个地方。

  「啊!爽啊!这个婊子,果然够淫荡啊!这个东西!」男人喷着唾沫大声喊叫起来,在他的手掌下面,那个女人的乳头都已经硬得和石头一样了。他干脆松开了握着女人的手,把两只手都抓在了女人的大腿上,抬起了女人的大腿把她的双腿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这一下,女人的腰也自然的抬了起来。

  这样一来,男人的肉棒就彻底变成了打桩机,从上向下一次次用力撞击向女人肉穴的最深处。本来就紧紧包裹着男人肉棒的小穴似乎变得更热了,那有着粘稠褶皱的肉壁就像是要把男人的肉棒给咬住一样,用力的贴合在男人的棒子上面。

  但是,根本无法阻止男人粗野的撞击,而且这样紧密的感觉更是让男人有种被人用手指从肉棒的四周抵压下去把马眼扩开的刺激感,连接着马眼的输精管简直都要颤抖起来。

  「噗嗤噗嗤」的声音,不只是男人的身体撞到女人身上发出来的而已,还有因为那根肉棒猛烈撞击而压缩空气的声音。空气里淫荡的声音和随着这个声音而四溅的淫液发出了酸甜的腥味,那是性欲的气味。

  「不要啊……停……啊~ 啊!!要死了……啊!」而在男人的身下,那个女人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起来,从嘴里发出了混进了呻吟的哀求声来。只是,和那淫乱的喘息呻吟声比较起来,女人的哀求显得那幺苍白。或者说,因为那道黑纱的阻隔,女人的喘息声变得更为沉重,沉重得简直就像是爽快的呼喊一样。

  「呀~ 啊!呀……不要……要裂开了!我……啊~ 啊~ !啊!」她摇着头,手掌紧紧扣在男人的胸前用力抵着男人的身体,指甲几乎都要穿透男人的衣服了。不过这根本就只是在刺激男人的兽性而已,那个男人的眼球都已经突显出了鲜红的血丝,咧开的嘴巴里露出了发黄的牙齿,散发出一种非人性的气息。

  「干死你!干你这个婊子!」而发出咆哮的男人再次挺起腰身又重重刺向女人肉穴深处的时候,他的那根大老二终于顶开了女人身体最后的防线,从阴道直接刺进了子宫里面。那一瞬间龟头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达到了天国一样的兴奋。

  而在男人的身下,那个女人却发出了最凄惨的喊叫声。

  「咿!!!」在那个已经变得嘶哑的喊叫声最后,女人仰起了脖子抬起了头来,面纱紧贴在了她的脸上,浮现出了她那几乎都要扭曲的面容的轮廓来,那张尽力张开到极限的嘴巴呼出的气息在面纱上凝成了水渍,而紧扣在男人胸前的手指也完全捏成了拳头,在她雪白的肌肤上面也浮现出了青色的血管来。

  「你也爽了吧?婊子!」男人低沉地吼叫起来,用力拔出自己的肉棒,接着再次侵入女人的子宫里面。这第二波的刺激,让女人无法发出任何声音来,身体完全陷入了无节奏的痉挛之中。而女人身体的里面,也开始了猛烈的抽搐痉挛,那强烈的感觉比刚才自然蠕动时的刺激更是强烈了几倍。

  结果,热流包裹了男人的肉棒,然后一直传到了他的腿上。女人已经达到了高潮,强烈的高潮中喷出了汹涌的淫水,而且不只是这些淫液而已,被男人粗暴抽插的快感已经让女人爽到失去意识了,而无意识的状态下,她甚至都已经失禁了。湿热的水流从女人的身体里喷出来,然后一直把男人的裤子也给弄得湿润粘稠了。

  不过这种时候,男人已经没有精神去计较这种小事了。他瞪大了眼睛。就在女人身体里的他的肉棒被这种湿热的水流包裹冲击着,终于也达到了极限的程度。

  只是一阵抽搐,就从已经刺进女人子宫里面的龟头顶端喷出了大量的黄浊精液。

  只是已经失去意识的女人躺在男人的身下,就算自己的子宫已经被男人的精液灌得满满的,她也没有任何反应了,最多也只是身体本能的抽搐几下而已。而这时,男人才满足的把自己的肉棒从女人身体里抽了出来,就在他的龟头离开女人身体的刹那,混合了他精液的大量淫水就从女人的肉穴里面流了出来。

  「操,弄脏老子裤子了。」男人一边低声咒骂着,一边抖动几下自己的老二,虽然刚才爽的时候不觉得,但是现在他却感觉到了肉棒上面这种黏黏的感觉很不舒服。这个时候,他的目光自然落在了女人的面纱上面。

  不如直接让这个女人给自己舔干净好了。

  男人带着这种理所当然的想法,一把就掀开了女人脸上那张黑色的面纱。但他所看到的东西,却几乎让他心脏都要停住了。被遮挡在面纱下的,并不是一张恐怖丑陋的脸,相反,那是一张精致而美丽的面容,细眉俏目,直挺的鼻梁,还有小巧的樱桃口。这绝对是属于美人的面容。

  只是,这张脸并不是活人的脸。而是通过雕刻,还有绘画完成的,属于傀儡的脸!

  ……「……昨日持械抢劫了金店的强盗团伙,最后一人也被发现……」当警察在郊外的某个坟园清理现场的时候,从停在附近的一辆警车的收音机里传出了这样的新闻来。

  不过,新闻中没有播放的部分是,那最后一人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具干枯的尸体,带着一脸恐惧的表情,抱着一座冰冷的墓碑。这样的消息,是绝对不能报道出去的,因为,那不是新闻,而只是传言而已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